議員不受逮捕權之例外─國會自律權2 – 台灣憲法學會

議員不受逮捕權之例外─國會自律權2

雖然國會議員之不受逮捕權,是民主議會政治發展,不可或缺的憲法制度保障之一,但是,若屬「現行犯」或「國會同意」等情況則為例外,茲分述如下;

台灣現今的國會建物,原為日治時期的女校,且屬向北市府承租的建物。

台灣現今的國會建物,原為日治時期的女子中學,目前仍是北市府的承租戶!

現行犯:國會議員若為現行犯,則可依法逮捕,其狀況又可區分以下兩種:

國會自律範圍外的現行犯,必須是犯罪行為明確,且不可能有政治因素(例如國會並無重大議案將進行表決)或不當逮捕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所謂「現行犯逮捕」通常是指罪行「極為重大,且有必要逮捕、拘禁」為限。

否則,國會議員即使是現行犯,但其犯行一般並無逮捕必要時(如違反交通規則等輕犯罪行為),逮捕則屬不當,有必要慎重判斷。

國會自律範圍內,包括議場、事務大樓、圖書館等區域,依法其警察權屬國會並由議長執行,因此現行犯逮捕與外部警察權無關。

國會警衛得先行逮捕現行犯,再請示議長依法處理。至於議場內現行犯逮捕之規定更為嚴謹,須由議長下令才得進行逮捕。

國會同意:檢警機關若認定有必要逮捕國會議員,得向行政首長提出請求,再由行政首長向國會徵求同意,取得國會同意後亦可逮捕。

國會對於逮捕要求,一般同意基準及判斷原則,主要有「適法性」、「正當性」、「必要性」等三個重點。

適法性:基於人身自由權的保障,對人民的逮捕、拘禁必須依法定手續,對議員的逮捕也必須適法,並由國會再次審查。

正當性:基於國會議員身分具有高度政治性,因此逮捕不應有政治因素介入,國會同意與否,必須就逮捕的正當性再加以確認,以免影響權力制衡機能。

必要性:所謂必要性是指,國會對於逮捕請求的同意與否,除了適法性、正當性判斷之外,還應站在國會運作上的必要性來考慮。

換言之,必要性是考慮到國會議事功能、議員職務上的責任,與逮捕、拘禁之間,何者為重。主要是以避免國會活動受影響為判斷基準。

因此,逮捕請求即使符合適法及正當性,基於國會職務優先的理由,仍可拒絕同意。當然,此一基準很容易成為議員的「護身符」,始終爭議很多。

畢竟,國會是合議制機關,逮捕個別議員會危及國會機能的情況,基本上非常之少。甚至,即使存在,實際上也很難成為不同意的依據。

此外,國會的逮捕同意權是否可附帶條件。贊成者認為,國會如果附帶條件同意,總比不同意可以接受,應可容許。

但是國會附帶條件若介入逮捕時間、地點、方式的判斷,對司法獨立及權力分立影響極大,有侵害司法權之可能,原則上只應就贊成與否做決定,不應附帶條件。

值得一提的是,有關議員不受逮捕制度,常導致過度保護議員違法行為的批判聲浪。但是,如果制度健全手續正當合法,國會基於民主法治及尊嚴,對於逮捕請求實無拒絕之理。

反之,如果國會濫用這個制度,而成為保護犯罪者的溫床,不分是非的掩護議會同僚對抗司法正義,則已非不受逮捕制度應否存在的問題,而是如此國會如何能代表國民主權,甚至行使其他國家權力的更重大危機層次。

當然,更應該深思的是,國民為何選出這樣的國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