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待遇與議長權限─國會的構成4 – 台灣憲法學會

議員待遇與議長權限─國會的構成4

薪資待遇:國會議員由國庫支付其薪資,使其能專心盡責為民喉舌。國會議員除本身薪資外,為遂行職務亦享有各種待遇。

主要包括助理、秘書等人事費;通信連絡等支出費;往返選區及職務上必要之交通費;辦公、研究室及住宿場所。

台灣民間社團嚴批立法院怠忽職守!台灣國會嚴重低出席率,堪稱世界奇觀,有愧人民納稅錢。

台灣民間社團嚴批立法院怠忽職守!台灣國會嚴重低出席率,堪稱世界奇觀,有愧人民納稅錢。

有關國會議員助理或秘書,各國大多限定在3名左右,類似美國參院(40名)、眾院(20名)般的大量聘用屬極端例外。

基本上,議會制發展之初,議員被認為是名譽、義務職,並無固定薪資,只有在開會期間支領出席費。

英國國會直到1911年,因為工黨議員漸增,他們不像保守黨議員般擁有資產及其他收入,所以才立法通過支付議員薪資。

歐洲議會制先進國家,議員薪資至今仍偏低的另一原因是,掌握預算審查權的國會議員,自認應以身作則節省國庫支出,故議員加薪案反而很難提出與通過。

兼職規制:國會議員除了內閣制國家(因原則上閣員出自議員)之外,原則上不得兼任其他公職。

採嚴格基準的國家,必須在參選報名的候選階段,即辭去其他公職,採寬鬆規制的國家,則要求在就職前辭去其他公職。

但是,基於政治倫理,有志擔任國會議員者,應在參選階段辭去其他公職,以免因責任職務而影響選舉的公平、公正。

通常,兼職比較有爭議的,在於應該如何規制兼職私人企業及民間社團部分。因為國會議員基於公正、客觀為全民服務的職責,必須避免兼職而造成公私權益的混淆。

若因兼職而成為特定社團的利益代言人,不但有負國民所託,更容易形成特權關說及金權勾結謀取私利。

因此,民主憲政國家都會在國會法或內部規則上,嚴格規制兼職,包括要求不可擔任實際執行職務、業務的兼職,同時要求兼職須向議會申請核可。

議長權限:議長是議事規則的判斷者,維護議會秩序的責任者,也是防止論議情緒化,理性討論的引導者。

因此,如何使議長的中立性及權威性,得到各黨派議員的信任,是國會運作能否正常的重要因素。

一般民主憲政國家,對於議長的中立、超黨派的要求,都列為制度規範與考慮人選時的重點。

包括正、副議長由各黨派協調產生,不應由一黨獨佔,當選後應退出政黨,以維持客觀中立的主持會議。其次,保障議長身份,不隨著政權轉移或政爭而任意變動。

民主傳統悠久的國家,理想的議長人選,各黨派為表敬意,甚至在其選區不推出候選人。例如,英國眾議員選舉,經常在各黨派禮讓下,形成議長選區不競而選的狀態。

議長權限主要包括如下;
*議長對外代表議會。但國會是合議制,其實質行為應受議會決議拘束。
*議長主持會議。例如,確認出席人數,議員發言及官員答詢之許可等。
*維持議會秩序。議長擁有國會自律範圍內之警察權,議場內違反議事規則之行為,議長得制止或處罰。
*國會人事任命權。

比較例外的是實施總統制的美國,傳統上,國會議員的職責是制衡總統優先於政黨利益,因此,參議院議長由副總統兼任,眾議院議長由多數黨領袖擔任,雖然雙方都具有高度政黨色彩,但並未影響議事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