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院制」之關係─國會的構成2 – 台灣憲法學會

「兩院制」之關係─國會的構成2

法國大革命時期,理論家約瑟芬西耶斯(Emmanuel Joseph Sieyès) 曾說過「上院的意見,若與下院相同,形同無用之物,若與下院對立則有害」,因此,兩院制國會是沒有必要的。

安倍晉三當選日本首相實景!國會兩院制必有一院優位,如日本、英國,首相必然出自優位的議院。

安倍晉三當選日本首相實景!國會兩院制必有一院優位,如日本、英國傾向眾議院優位,因此首相必須獲眾議院議員的多數支持

從歷史來看,議會制發展初期,兩院制確實非常盛行,根據1927年資料,當時實施兩院制國家有44國,一院制則只有18國。

但是1971年一院制國家(56)卻超過兩院制(52),1983年的統計,兩院制不增反減為47國,一院制則高達111國。

由此可知,新成立國家多採一院制,此外,常有兩院制國家改為一院制,卻少有一院制改為兩院制的例子。國會組織採一院制,可說是現代國家的主流。

以非聯邦的單一制國家日本的國會為例,既然是兩院制,就必須是不同選舉制度的組成,否則沒有意義。

問題是,要設計出一套理想的選舉制度已屬不易,何況要設計兩種不同制度,除了任期及選舉時期不同之外,同時又要代表不同性質的民意,確實非常困難。

另一方面,如何使兩院在意見不同時,能化解僵持不下的對立,也是設計兩院制時的困擾。因此,此一型態的兩院制國家,傾向改為一院制的主張與討論,一直不曾間斷。

基本上,為了使「兩院制」的國會,能在權力分立體制下維持整體性,就必須在憲法中明文處理兩院之間的相互關係。

原則上,兩院應屬各自獨立的國家機關,不應存在從屬關係,除內部議事規則自行制定之外,議決及意思決定亦不受另一院的干涉影響。

另一方面,國會既然是由兩院構成的一整體,則必須同時召開及閉會,任何一院舉行選舉期間,另一院也應休會,不可單獨活動。

至於權限方面,兩院制國家有各種不同的規定。一般聯邦制國家傾向於兩院權限對等,必須兩院有一致決定,才能形成國會意思決定。

單一制國家(如英國、日本)則傾向於下議院(眾議院)權限優位,當兩院意思決定對立時,以下議院優先。

例如,屬於前者的美國國會,在參、眾兩院意見對立時,雙方可以互相協商,尋求兩院可以接受的方案。

或者,正式召開兩院協調會(conference committee)取得達成共識的「協調報告書」,經由兩院大會通過即正式成為國會決議。根據統計,美國國會所通過法案中,有15%是以此方式成立。

屬於後者的日本國會,在參、眾兩院意見對立時,有關預算案、條約承認案、首相選舉案等,是以眾議院決定為優先。

但是,有關法律案,則規定眾議院必須以3分之2的絕大多數通過,才能排除參議院的反對,單獨通過法律案。因此,在法律案方面,兩院幾乎是地位相等,必須獲得兩院支持才有可能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