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決、副署與公告─立法的程序5 – 台灣憲法學會

表決、副署與公告─立法的程序5

國會的立法程序,經過提案、審議之後,就進入能否成案的表決,基本上,如果表決通過,這項法案就算完成立法。副署與公告,只是形式上的程序,並不影響法案的有效與實施。茲分述如下;

立法院大會表決通過二代健保實景

立法院大會表決通過二代健保實景

表決:法律案的表決,應依以下原則,使少數意見能匯集以對抗多數。

1、「議員修改案」優先於「委員會會修改案」。
2、修改內容較多者應先表決。
3、修改案全被否決之後,再表決原案。

以上的原則,才可能使較弱、支持者少的修改案,在被否決之後,改為支持其他修改案,匯集少數不同意見對抗支持佔優勢的原案。

大會表決通過的法案,在二院制國家應送另一院依以上程序審議,若順利表決通過,國會即完成立法手續。

依據憲法學理,國會通過的法律,即有其實際效力,接著的副署及公布,都只是一種形式。

(當然,在總統制國家,因為總統擁有否決權,因此有時是在處理完總統的否決,例如國會再以3分之 2的多數,即可確定完成立法,總統必須接受。)

副署與連署:是指法律案在國會表決通過之後,必須送交行政首長副署或相關部會首長連署。

因為國會擁有立法權,依國會單獨完成立法原理,行政首長之副署與連署,對於立法並無實質意義,當然更不可以將其解釋為涵蓋任何否決立法的功能。

所謂副署與連署,只是要使負責執行法律的行政機關,能明確知悉已有此一法律通過,必須開始籌畫如何有效執行。

因此,副署與連署制度,主要目的是讓行政首長簽署,確認國會已通過此一法律,願意負起執行法律的責任。

即使欠缺副署與連署,法律仍然成立,對其效力並無任何影響,行政機關也不能因此而逃避執行之責。

如果行政機關的副署與連署,具有影響法律成立與否的機能,等於享有立法否決權,違反三權分立原理。

值得一提的是,關於副署與前述總統制之下總統副署前的覆議權(否決權),也必須加以區別,兩者是屬於不同層次的概念,前者(副署)只是立法程序裡,形式上的手續之一,後者(否決權)則屬權力制衡的一種制度。

公告:將國會已表決通過的法律,交由行政首長或國家象徵元首公告,周知國民有此一法律通過實施。

公告通常與生效實施日期有關,除非法律條文中另有規定,一般是以公布之日起20日之內或一定期間之內生效。

公布與副署、連署一樣,只是立法的一種形式手續,與法律案之成立與否並無實質關連,因此,未公布或拒絕公布,對法律生效並無任何關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