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動調查權的界限探討─國會調查權3 – 台灣憲法學會

啟動調查權的界限探討─國會調查權3

國會調查權的啟動與運作,使國會權限如虎添翼,但也可能對行政權與司法權形成侵害。因此,有關權力分立的界限如何,必須予以釐清。

例如,美國國會在過去150年間,行使600次以上之調查權,其中也出現不少濫用的情形。

因為啟動國會調查權的最主要對象在行政機關,特別是議會內閣制之下,內閣必須對國會負責,因此,幾乎全部的行政事項,國會都可介入調查,並依據調查結果來質詢、批判、監督行政機關。

英國國會就某媒體集團涉及竊聽侵犯人權事件,行使國會調查權。

英國國會就「世界新聞報」媒體集團竊聽侵犯隱私權事件,行使國會調查權實景。圖:媒體大亨梅鐸父子(前右一、二)!

但是,國會調查權針對行政權的運作,仍有以下界限,以免危及權力分立;

1、只限於從事調查,不得對行政處分或行政命令要求變更、停止、取消。

2、獨立運作之行政委員會,本質上與一般行政機構不同,接近準司法機構,國會調查權之運作,應採類似司法機構的原則對應。

3、檢察中立制度下,即使是行政指揮權亦不能任意發動,因此國會調查權之介入檢察體系,亦應嚴格限制,所謂平行調查應予禁止。

例如,禁止任何會造成對犯罪起訴或不起訴的調查;禁止已經起訴事件的內容及直接關連事項的調查;禁止任何影響檢察搜證、妨礙或侵害檢察辦案,包括傳喚證人、嫌犯及關係者等,如此才能避免危害檢察體系的獨立性。

原則上,檢察機關的刑事調查優先於國會調查,國會調查權只能就檢察制度整體運作上,是否侵害人權加以調查,作為改善之依據。

對於各別案件之調查或起訴得當與否的查證等,司法程序進行中皆不宜介入。

4、公務員職務上機密保護義務,亦使調查權受到界限。當國會調查權行使時,公務員是否能以機密保護為由拒絕,常是最大爭議點。

若可行,則公務員得以上級要求機密保護為由,拒絕調查或提供相關資訊,結果會造成行政權可以排除國會調查權的現象。

因此,原則上以機密保護作為理由拒絕調查,並非公務員個人可以主張,一般應由所屬機構提出證明,及說明保密理由。

同時,國會若對保密理由難以認同,得要求行政首長(首相或總統)公開聲明,「保密的國家利益」高於國會調查權與國民知的權利。

此時,行政首長對保密之必要性的判斷與決定,即成為政治責任承擔問題,若任意惡用「保密」對抗國會調查權及國民知的權利,將面對政治審判與民意制裁。

反之,行政機關若無機密保護的權利,公務員將受國會任意調查、指揮,使行政體系的自主性受影響,上下指揮命令關係亦無法維持,危及權力分立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