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實態與人權相關─國會調查權5 – 台灣憲法學會

發展實態與人權相關─國會調查權5

民主憲政國家經過多年的實際運作,國會調查權已由過去為了行使立法、預算審查等其他權限時的補助性調查,轉變為積極、主動調查政治弊端的獨立運作權限,有效發揮國會監督功能。

特別是執政黨掌握龐大行政權之下,由於在野黨的少數國會議員也可以啟動調查權,因此國會調查權不僅是國會重要權限,同時更是落實政黨監督的重要機能。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各國國會調查難免集中在政治宣傳型,偏重對弊案的揭發、批評,少有持續追蹤調查,形成建設性整體對策的效果。

因此,諸如美國水門案、日本洛克希德案般,持續投入人力物力調查,促成政治體制調整,具有重大改革的案例,基本上仍屬少數。

美國總統尼克森涉入「水門竊聽醜聞」,參議院舉行聽證會實景。

美國總統尼克森涉入「水門竊聽醜聞」,參議院舉行聽證會實景

此外,國會調查權雖然不具備類似刑事搜查般的強制手段,但是對於拒絕出席、回答詢問及提出相關資料者,亦可處以徒刑及罰金,偽證亦將被起訴,所以仍有強制力。

因此,若行使過當將侵害出席證人、參考人的基本人權,為防止調查過程侵害人權,一般有以下的保障措施,分述如下;

出席相關權益:應允許律師陪伴出席。保留特定情況之下允許不出席(健康狀況)。現場轉播、攝影等有損出席者人權的報導,得加以限制。

緘默權與守密義務:涉及個人思想、信仰、隱私部份得拒絕回答。對自己、近親不利部份得拒絕回答。醫師、律師之職務上守密義務得拒絕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