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約批准與修憲提案─國會其他權限1 – 台灣憲法學會

條約批准與修憲提案─國會其他權限1

國會除了立法權、國會調查權、審議財政預算權、信任案與彈劾權之外,還有條約批准權與修憲提案權。茲分述如下;

ECFA

在野黨批判簽訂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國會毫無了解與監督的空間

條約批准權:條約是涉及國與國之間的對外關係,屬國際法的範疇。條約並不一定使用「條約」這樣的名稱,亦可以使用協定、公約、憲章、宣言等名稱。

因此國際法判定條約與否,並不是由其名稱,而是依據是否經由條約締結手續所成立。

換言之,如果是條約則必定經過交涉、簽署、批准、換文等程序,其中批准就是屬於國會的權限。

國會批准時,依國際法只能做「准」或「不准」之決議,不能再對已由各國簽署的條約內容加以修改。

所以國會的條約批准權限,雖歸類為國會立法權限的一部分,實際上與一般法律的立法權在本質上並不相同。

各國憲法對於國會有關條約締結權限的規定,有以下不同型態。

1、國會擁有締約權型:一般締約權,也就是締結過程中的交涉與簽署階段,是屬行政首長或外交部長的權限。但是有些國家在憲法中規定,由國會掌握締約權。例如,1874年瑞士憲法即規定締約權屬國會,國會完全掌握條約的締結過程。

2、國會授權型:行政機關要締結條約,必須一一的接受國會指揮及訓令。表面上雖由行政首長對外交涉、簽署,實際上卻由國會完全掌控。

3、限定範圍型:原則上行政機關擁有締約權,但有關領土變更、財稅負擔、涉及國內法修改等之條約締結,必須取得國會授權。

4、事後批准型。目前各國多採用此方式,締結條約由行政機關交涉、署名,但是批准卻必須由國會決議,使國會能在最後階段把關,故又稱為阻止型。

過去美國威爾遜總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發起國際聯盟憲章,並代表美國簽署,但在送回美國國會批准時卻被否決,導致美國無法成為國際聯盟當事國,參與國際聯盟活動。

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法」中,有關條約的締結方式,並未明確規定,過去在行政獨大的情況下,立法院對行政機關所訂條約都毫無異議的批准。

實際上到底是要採訓令、授權、監督、批准的哪一方式,憲法都應明文規定才能權責分明。否則一旦總統與國會多數分屬不同政黨時,國家極易陷入混亂不安。

修憲提案權:民主憲政國家的國會,在修憲過程只能擁有提案權,國會在提出修憲案之後,應交由國民及社會各界充分論議,最後由國民投票多數通過,才完成整個修憲程序。

過去有些國家(包括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由國會擁有修憲權,基本上是侵犯國民主權原理的方式。

沒有國民參與的修憲,基本上是違背制憲權原理,只是由憲法所授權的機關(國會或國民大會),單獨去修改憲法,嚴重不具備正當性、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