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國家的形成─行政權4 – 台灣憲法學會

行政國家的形成─行政權4

若從三權分立原理進行歷史性觀察,過去的19世紀時代,國會權力至上被極力推崇,立法機關的權限也被極度擴張。當前的21世紀則是司法機關的權限,被認為應全力擴大,建構司法國家。

相對的,20世紀則可以定位為行政機關取代立法機關,行政成為國家權力體系中的主導力量,並實際主控法案成立,行政體系組織壯大,堪稱「行政國家」。

為因應經濟大恐慌,美國總統羅斯福大力推行「新政」,包括擴大公共建設、縮短工時,以增加就業,並推行社會福利等諸多措施,讓美國渡過困境。

1930年代,為因應經濟大蕭條,美國總統羅斯福大力推行「新政」,包括擴大公共建設、縮短工時,以增加就業,並推行社會福利等諸多措施,讓美國渡過困境。

何以20世紀各國的政府體制,會逐漸形成以行政為核心的權力分立,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行政相關職權擴大

1、社會福利行政:1929年經濟大恐慌之後,各國重視福利政策,行政必須介入社會各層面,並增加各種調查、支付、輔導等社會福利行政。

2、規制行政:過去單純的核准證照等規制行政,隨著社會多元化複雜發展,新增很多項目。例如建築管理、食品、醫藥、環保及車輛證照檢驗、各種專業資格檢定等的質與量,都急速增加。

3、公共建設行政:除了傳統的道路交通建設之外,尚有地下排水、水、電、瓦斯、廢棄物處理等必要推動的建設工程。

4、國際交流行政:除傳統外交行政之外,現代國家要處理文化、經貿、國際合作等對外工作,同時必須派遣不斷增加的駐各國使節及及各種國際組織代表團。

以上各種行政職權的擴大,使各國行政組織人員己佔人口的10分之1左右,形容為行政國家並不為過。

二、權力制衡功能失調

1、司法部分:司法權原本在涉及行政體系裁判時,可以發揮制衡力量。但是當獨立於司法裁判之外的行政法院瓜分司法權,使司法體系無法處理行政裁判時,基於三權分立的司法制衡行政,已很難發揮作用。

2、立法部分:過去行政是在法律成立之後,承擔執行的工作,只能對法律成立之後的部分產生作用。但是20世紀的行政體系,對於法律案的醞釀、審查過程等都介入參與,使原本專屬立法體系的法律制定,或多或少都受到行政影響。再加上「委任立法」的盛行,使立法對行政的制衡已大打折扣。

三、行政作用機動且反應迅速

隨著時代的進展,國家日常必須處理事務與突發性事件日益增多。然而,國會有休會期、選舉期,經常會期間每天只有固定時間開會,因此無法像行政機關每天24小時都在運轉。

司法在本質上屬於被動反應機能,不但下決定判斷緩慢,其消極性糾正功能,所能對應範圍亦非常狹小。

行政體系不僅組織龐大,其經常運作機能亦可充分掌握最新資訊,針對公共事務正確判斷,迅速做出反應。因此,行政主動、積極的地位,自然形成「行政國家」型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