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國家的行政獨裁課題─行政權5 – 台灣憲法學會

行政國家的行政獨裁課題─行政權5

行政在權力分立體系突出壯大,致使19世紀以來的立法優位相形失色,若未慎重對應,將產生以下結果。

1、民主政治的重要基礎,例如反映民意、多數參與等的政治型態,將會由專業技術的文官體系、行政首長菁英所取代。

2、政治主導權將由代表民意的國會,移轉到文官體系掌控的行政機關。

3、「法的支配」所架構而成的社會規範基礎,將由行政計畫、規制所取代,成為管理性支配。

4、在「統制、限制」的秩序要求下,人權、自由保障受到危害。

5、權力分立、互相制衡原理,將成為集權、效率、集體主義要求下的犧牲品。

值得注意的是,20世紀的行政優位現象,同樣出現在民主先進國家與一般國家,企圖追求行政效率與功能,成為各國共同的目標,但是卻有兩種不同的結果出現。

先進民主國家歷經18、19世紀的長期發展,曾建立「法治國家」國會優位的政治傳統。

因此,在面對20世紀行政壯大的挑戰,仍可運用「自由放任的自由國家」、「國會主導行政的國會萬能」等歷史經驗,使立法、司法仍然具備潛在實力,可以形成反撲行政的制衡力,有效對應行政國家所造成的問題。

例如,美國國會在70年代即推動幾項有效抑制行政機關的法案。

*1972年國會通過「情報提供法案」(The Case Act of 1972),要求總統在與外國締結「行政協定」時,必須向國會提供相關資訊,以防止總統隱瞞秘密情報。

*1973年通過「戰爭權限法」(The War Power Act),規定總統派兵前往戰爭地域,需在60日內獲國會同意,否則應撤回,以防止類似越戰初期的行政獨斷介入戰爭。

*1974年通過「國會有關預算扣留規制法」(The Congressional Budget and Impoundment Control Act),拘束總統對預算、公債等的操控權限。

反之,部分民主發展中國家(例如新加坡),並未具備國會長期所累積下來的制衡反撲力量,而且因為長期處於專制威權統治下,並無警戒與抗衡權力集中獨大的傳統,一旦形成「行政國家」體制之後,一發不可收拾,極容易轉化為行政獨裁。

新加坡向以高行政效率自許,但高效率的背後,違反權力分立與犧牲人權的行政獨裁體制,也備受批判

新加坡向以高行政效率自許,但高效率的背後,違反權力分立與犧牲人權的行政獨裁體制,也備受批判

台灣近年來,一再宣傳要強化治安秩序、強調行政效率,行政相關職權一再擴大若未能防範,極可能步向與新加坡相同的行政獨裁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