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立法權的制衡關係─行政權8 – 台灣憲法學會

與立法權的制衡關係─行政權8

在權力分立體系中,立法權制定法律的作用,基本上不受拘束,但為了法律的順利適用與執行,有必要容許行政權的適度介入立法過程,有時更允許行政阻止立法的完成,以免制定出窒礙難行的法律。

反之,行政的執行作用,本質上應該受法律拘束,必須依法行政,因此,立法機關制衡行政時,沒有必要擁有阻止其執行的權限,只需要擁有監督行政依法律執行的權限即可。

若從歷史演變來觀察,行政與立法的制衡關係,主要有如下三個階段;

立憲君主制時期:第一階段是立法權從君主手中獨立出來,改由議會制定法律,拘束君主的統治權。但是從當時的立法過程可以發現,必須基於議會與君主的「合意」,法律才能生效,君主對於議會的立法擁有「裁可權」或「拒否權」。

因此,法律拘束君主(行政權),但並非議會在君主之上的拘束君主,君主與議會的關係處於對等狀態,甚至君主居於優位。因為君主仍擁有相當的自主空間,未合意則法律不成立,無法拘束君主權限,君主仍可自由的行使統治權(行政權)。

英國光榮革命(國會與君主間的政爭),國會取得勝利,並於1688年通過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威廉三世接受簽署後即位,確立國會為最高立法機構,英國專制王權從此結束。

英國光榮革命(國會與君主間的政爭),國會取得勝利,並於1688年通過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威廉三世接受簽署後即位,確立國會為最高立法機構,英國專制王權從此結束。

依法行政時期:第二階段逐漸形成依法行政原則,「沒有法律存在、就沒有行政」,君主的統治權立即受到相當的限制,成為國會萬能時期。

因為君主對於不同意的法律,雖然還是可以拒絕,而不受此法律的拘束,但是相對的,因為沒有法律依據,執行的權力等於被剝奪,統治權(行政權)被大幅的縮減削弱。

民意基礎下的行政權:第三階段現代國家的行政權,行政權基於國民主權原理取得,不再由君主掌握,本身具備民意基礎。因此傳統行政府受制於議會,完全無法反制的情況自然改觀。

行政府對於國會(立法權)的法律制定,可以運用提案、否決、覆議等方式對抗,必要時,亦可解散國會由民意裁決。

行政府對於未立法的部份,除了可以運用各種方式介入推動立法之外,還可以在憲法規定的政令及委任立法範圍「依法行政」。因此與傳統的君主權限受制於議會相較,已大為改觀。

現代民主憲政國家的權力分立與制衡,最重要的本質與核心,就是「法的支配」或稱「法治國家」,最重要的目標有二,一是如何保障制定正當正確的法律;一是如何保障忠實的執行法律。

因此,權力分立體系中,針對立法機關的制衡,集中在確保制定具有正當目的及內容的法律,行政對立法的制衡,就是在立法過程中,介入影響或防止「窒礙難行」的法律生效,司法對立法的制衡,則是在完成立法手續後的違憲審查。

立法對行政的制衡,則是以預算審查及調查權監督;司法對行政則是以行政裁判,拘束其違法行政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