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權力關係論的背景與矛盾─公法上特別關係1 – 台灣憲法學會

特別權力關係論的背景與矛盾─公法上特別關係1

憲法的人權保障對象是每一位國民,但是當有些國民與國家之間形成特殊的法關係時,其人權或多或少會受到限制,這就是探討人權效力的「特別關係」。

軍人的天職是保衛國家,但在台灣卻任由上級藉口絕對服從而視如奴役

哀悼!

換言之,個人一般是以國民的地位服從國家權力的統治,同時也享有憲法的基本人權保障,這是「一般關係」。

個人若因各種的法律因素,與國家之間進入特別關係,導致其個人人權或企業(基於勞工基本權)財產權受到制約,則稱之為「公法上特別關係」。

如果從人權發展過程來看,憲法實際上只處理一般權力關係,並未針對「特別權力關係」加以處理。

但是,實際上,個人與國家間,確實存在著種種必須處理的「特殊關係」。從其形成原因可分為基於法律強制者,例如,受刑者,傳染病患者;以及非強制因素的個人自由意願,例如,公務員,國立大學學生 。

德意志學界在19世紀發展形成以下的特別權力關係理論,主要重點如下;

1、特別權力主體可不受一般法秩序的規範,對於進入特別權力關係者,以內部規範(內規)方式行使廣泛的支配權(命令權、懲戒權), 所屬個人必須服從。

2、特別權力關係體系內權力作用而產生的效果,不受司法管轄。

3、權力主體可以對憲法所保障的基本人權,加以限制且不須法律依據。

簡言之,依據傳統「特別權力關係」理論,個人與國家一旦進入特別關係,權力主體即可排除「法治主義」,不必適用一般法律規範;排除「司法審查」,可以自行裁量判斷;排除「憲法效力」,可以限制人權。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切,都是為了確立官僚向君主的效忠義務。因為19世紀主要發展這個理論的德意志,是在君主立憲主義的政治背景之下。

換言之,「特別權力關係」論所要彰顯的,就是對權力服從的從屬特質,藉此要求官僚的絕對效忠服從,以及強調行政權優位的憲法體制。

同時,統治者可以重新賦與官僚特權(薪俸、榮典、恩賜)加以攏絡,達到強化效忠的效果,促使官僚(軍警)在「絕對服從」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下,甘於淪為違反憲法,壓迫人權的統治工具。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