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權力關係論的抵觸憲法─公法上特別關係2 – 台灣憲法學會

特別權力關係論的抵觸憲法─公法上特別關係2

傳統公法理論認為,個人與國家間的關係是屬於「權力支配」關係,故把一般國民與國家關係稱為「一般權力關係」 (allgemeines Gewaltverhaltnis);把國民與國家間的特殊關係稱為「特別權力關係」(besonderes Gewaltverhaltnis)。

即使是特別權力關係也不容許任由凌虐枉送人命,遑論憲法保障人權的至高價值

洪仲丘事件!即使是「特別權力關係論」也不容許任由凌虐枉送人命,遑論現代立憲主義保障人權的至高價值

但是,傳統「特別權力關係論」,過於強調權力從屬關係,忽視人權的價值,同時更與現代立憲主義基本原理格格不入。其抵觸憲法的主要矛盾如下;

第一、挑戰國會的立法權:國會制定的法律,效力無法及於特別關係範疇。同時,統治權力主體可自行訂立特別關係間的法秩序,明顯侵犯國會專屬的立法權限。

第二、否定憲法保障人權的效力:現代立憲主義認為,以「法律保留」的型態限制人權已屬不當,界限人權必須以人權的互相調整為原則。

傳統「特別權力關係論」卻允許權力主體以內規、命令等方式限制人權,比「法律保留」更易排除人權保障效果。

第三、不符法治主義原則:依法治主義原則,所有規範的成立手續及內容,必須正當、合憲。然而,特別權力關係論完全排除這項原則。

更甚者,政治必然的發展結果──享受人民納稅的官僚體系(含軍公教警檢調),卻在強調「絕對服從與效忠」的傳統特別權力關係理論下,忽略恪守憲法的職責,淪為專制獨裁者任意違憲侵害壓迫人權的統治工具。

註:長久以來,學界對「特別權力關係」理論一再探討修正,並曾經陸續提出「特殊的法律關係」、「特別統治關係」,做為修正或區隔,目前則以「公法上特別關係」用法與理論為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