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關係之要件與司法權之最終審─公法上特別關係3 – 台灣憲法學會

特別關係之要件與司法權之最終審─公法上特別關係3

「公法上特別關係」理論認為,國民與國家間確實存在各種特別關係,但特別關係之對應,仍必須依各種主、客觀條件,作個別具體考察。

當認定有必要對權利、自由,加以規制或對個人要求特別義務時,亦應視為「人權調整」的特殊處理,不能一概否定特別關係中人權存在的空間。

首先,特別關係存在的大前提是,必須憲法中明示其存在(公務員之中立義務),或國家法秩序下之必然存在(犯罪者之服刑)。

台灣警察人員的養成訓練,嚴重缺乏憲法與人權的教育,甚至連法制層次的「依法行政」都做不到,更遑論法治層次的恪守憲法!

台灣警察的養成訓練,過度強調「絕對服從」,嚴重缺乏憲法與人權的教育,連「法制」層次的依法行政都做不到,遑論「法治」層次的恪守憲法!

其次,特別關係中要界限人權,必須有法律依據,例如,公務員法、監獄法、傳染病預防法等。

同時,制定這些法律必須依據憲法規定的程序與內容,如此才能使權力主體的強制運作,具備合法性基礎。

更重要的是,特別關係內的任何裁量,不能是最終判斷,仍必須服從司法管轄,亦即仍必須適用司法審查及各種救濟。

特別關係中要界限人權,應以維持最小必要限度為原則,當達到目的程度就應適可而止。

特別關係內的權力主體(首長與主管),其裁量並非任意的支配權,而是專業技術上的「拘束性裁量」。例如,涉及對傳染病患的人身自由限制,應根據醫師專業判斷其必要性及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