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掉監察院,然後呢?──「國會調查權」應歸立法機關 – 台灣憲法學會

廢掉監察院,然後呢?──「國會調查權」應歸立法機關

在民主憲政體制下的權力分立,「立法」、「審預算」以及「國會調查權」,都是立法權監督制衡行政權的重要權限與機制。

國會應有的「國會調查權」,必須回歸立法院,才能有效監督制衡行政權的違憲亂紀

國會應有的「國會調查權」,必須回歸立法院,才能有效監督制衡行政權的違憲亂紀

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法,將「國會調查權」從立法院權限中切割,另設監察院行使調查權,使立法院成為殘缺的國會。

美國水門案的尼克森總統、日本洛克希德案的田中角榮首相,都是在國會調查權之下,讓真相獲得大白而下台。

因此,台灣的問題,不是只有廢掉監察院,或如民進黨主席所稱不提名與不編預算的問題,更大的課題是,理應監督制衡行政權的立法權,根本就是殘缺的國會。

更遑論理應職司監督制衡行政權(總統)的監察委員,不但不具備民意基礎,反而還是由被監督制衡的總統提名,實是民主憲政的最大荒謬,更是憲法學上的最大笑話。

【監督制衡的必要權限─國會調查權1】 http://wp.me/p3orHp-kV
【功能與運作原則─國會調查權2】 http://wp.me/p3orHp-k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