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內閣制的權力制衡─行政權10 – 台灣憲法學會

議會內閣制的權力制衡─行政權10

解散權是議會內閣制的特殊設計,實際運作過程可顯示出內閣影響立法或阻止法案通過,成為行政制衡立法的有效手段。

解散權本質,一般經常爭論的是,解散權是否應受拘束?

主張應受拘束的學說,又稱為「被動(或他律)解散權說」。此說主張內閣必須在國會提出不信任案、信任案、重大爭議性法案,形成行政、立法對抗狀態,才可動用解散權。

主張解散權是內閣自有權限,其動用與否完全由首相自主決定,並不需要有特定條件或充分理由,一般又稱為「自主性解散權說」。

雖有上述的理論爭議,但實際效力上並無差異。因為即使是採取「拘束說」,內閣也可以透過同黨的國會議員,在國會提出信任案,配合解散權的運作,使所謂的「拘束說」形同虛設。

基本上,解散權制度是交由國民審判,而非必然有利於行政權的設計,主流學說都主張沒有設限的必要,如此才能讓國民主權有更多運作,也就是確認最新民意的機會。

選舉是人民掌握政治大掃除的機會!圖為馬來西亞 2013年4月國會解散後的選舉海報!

選舉猶如一場政治大掃除,也是重新確認最新民意的機會,但是專制獨裁者經常無所不用其極的違反乾淨公平的選舉!圖為馬來西亞 2013年4月國會解散後,反對陣營的選舉海報!

何況,基於議會內閣制的本質(國會支持),內閣在國會本來就掌握多數,除非執政黨發生內鬥,要通過不信任案而行使解散權,幾乎是不可能。

解散權不僅涉及行政、立法間的制衡關係,而且也涉及國民主權原理,設計或主張限制解散權,等於壓抑或減少國民參政權的行使機會。

況且解散的後果,並非只有國會改選,內閣也必須總辭下台,重點在交由國民做決定,並非授權任何機關可以任意操縱政治。

因此,基於國民主權原理,為了經常重新確認民意,解散的發動不妨順其自然,使其經常出現。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認為解散不應受到拘束,但仍有一些制度上必然存在的拘束。

1、國會休會期間不得解散,必須先召開臨時會才可解散。

2、內閣總辭之後,依憲法規定,新內閣未產生前,仍為看守內閣,無權再解散國會,必須新內閣成立之後才擁解散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