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內閣制之解散權效果─行政權11 – 台灣憲法學會

議會內閣制之解散權效果─行政權11

一、法效果

1、解散使國會議員在任期滿了之前,立即喪失國會議員身份,必須舉行選舉重新選出國會議員,由最新民意組成新國會。

2、解散使國會停止活動,若為兩院制國家,另一院也必須休會。

3、解散使內閣必須總辭,同時解散期間的「看守」內閣,只能維持最小限、必要的運作,不可積極主動推行新政策,影響選舉及政局。

二、實質(政治)效果

基本上,解散權產生制衡(牽制)功能,僅存在於執政黨與在野黨的國會議席相當時。此時朝野雙方為了維持國會內部,以及國會、內閣之間的權力均衡,雙方處理對立關係時,都必須善用不信任及解散作為後盾。

此外,解散常被認為是內閣制衡國會的利器,但實際上,解散雖然使國會立即喪失權限,但同時也是內閣自我了斷的行為。因為不論選舉勝負如何,內閣都必須先辭職下台。

因此,實際上,解散對國會的真正制衡作用,是存在於解散之前。一旦解散之後,事實上是兩敗俱傷,反而無制衡效果。

換句話說,內閣所擁有的解散權,可以促使國會議員慎重考慮重新改選(接受國民審判,確認最新民意)的後果,而在可容忍的範圍與內閣協商談判,包括法案或政策上的妥協,以避免解散重新選舉。

值得注意的是,議會內閣制的本質(基於國會信任),使得內閣(執政黨)在國會必然掌握多數,降低了解散權真正用來制衡國會的可能性。

換句話說,政治實務上,內閣真正基於政策、意見對立,而宣佈解散國會,交由國民做最後判斷的情況極為少見,但是,卻常常成為執政黨選擇最佳選舉時間點的手段。

2013年4月馬來西亞執政黨受到反對陣營強烈挑戰,為了贏得勝選,執意完成選戰佈署後,才遲遲宣佈解散國會,重新改選。

2013年4月馬來西亞執政黨受到反對陣營強烈挑戰,為了贏得勝選,執意完成選戰佈署後,才遲遲宣佈解散國會,重新改選。

例如,擁有解散權的首相,在國會議員任期滿了的一年前,就開始注意對執政黨有利的民意支持率,或規劃提高聲望的內、外活動,以伺機解散國會,進而在有利於執政黨的選舉氛圍中,再次獲得勝選繼續執政。

因此,造成解散權的行使,並不是真的用在制衡國會,而是被利用做為勝選工具,形成選舉不公平。

日本及諸多內閣制國家的解散,大多都可歸納為此類型。有關解散權運作應否加以拘束,若從這個角度思考,則或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