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不中立 每天都是憲政之恥! – 台灣憲法學會

檢察不中立 每天都是憲政之恥!

一場特偵組通知媒體「切勿錯過」的記者會,宣佈查到史上最大醜聞──法務部長與立法院長「關說」,引爆台灣政界與媒體,社會各界也強烈質疑違法監聽與關說起訴。

總統聽取特偵組的報告,突顯台灣檢察不中立,嚴重違反民主憲政的法治原則

總統聽取特偵組的報告,突顯台灣檢察不中立,嚴重違反民主憲政的法治原則

但是,更嚴重的卻是,這突顯台灣長期以來,始終未能確立檢察體系不受行政指揮權的任意介入,以及檢察一體負連帶責任的制度。

檢察中立制度與司法獨立有關,但是本質不同。

一方面,檢察機關屬於行政體系,但是,檢察官辦案,包括傳喚證人、嫌犯與關係者、以及起訴與否等,必須獨立運作,不受任何政治力的干涉與介入。

因此,即使是法務部長的行政指揮權,也不能任意發動與介入,更遑論總統與行政院長,如此才能避免危害檢察體系的獨立運作。

這次事件,所謂「關說」之所以成立,是因為認定法務部長有行政指揮權,而這正顯示台灣檢察機關受行政體系指揮命令影響;其次,特偵組檢察長向馬英九報告,也是認定行政指揮權可以介入檢察體系。

台灣檢察機關接受行政首長指揮命令影響,根本違反民主、法治原則的檢察中立制度,這才是最大恥辱之所在。

另一方面,檢察機關屬一體負連帶責任,不同於法官的獨立審判。

在民主法治的憲政國家,不太會發生企圖「關說」個別檢察官,是因為任何檢察官辦案,偵訊起訴都有基準,若是發生不當起訴、違法起訴,檢察體系負連帶責任,內部也有查核機能。反之,故意放水亦然。

台灣檢察體系違反民主法治、檢察中立原則,濫權濫訴的案件當然層出不窮。如果不重建檢察體系,不重新考核任用檢察官,每天都會是所謂中華民國憲政史上最恥辱的一天!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