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尼克森說:沒有違法,就不用擔心監聽! – 台灣憲法學會

如果,尼克森說:沒有違法,就不用擔心監聽!

針對特偵組非法監聽國會議長一事,已為事件當事人的馬總統,竟然在回應立委時辯駁,「如果沒有違法,就不必擔心監聽」,引發國內外各界嘩然並感匪夷所思。

國際知名雜誌「TIME」(時代),以尼克森水門案」為封面的專刊

國際知名雜誌「TIME」(時代),以尼克森水門案」為封面的專刊

長期來,台灣政權始終排斥或輕忽憲法教育與學術研究,以致於馬先生此言一出,儘管各界批判聲浪不斷,卻仍有所謂專家學者聲稱,「依據憲法,總統享有刑事豁免權,因此,任內無法追究責任,須待卸任後……」。

這些誤解顯示,不只號稱哈佛博士的馬先生與所謂專家學者,漠視非法監聽的輕忽程度,一般台灣人民雖然根據過去歷史經驗,而對非法監聽深痛惡絕,卻也不知在國民主權之下,理應負起追究總統違憲亂紀的責任。

就算學校教育不教,看看美國總統尼克森非法窃聽政敵的水門案,在參議院行使國會調查權,以及「第四權」新聞媒體的密切關注,最後,尼克森任內就被迫辭職下台,只為了逃避牢獄之災,換取繼任的副總統隨即宣佈「特赦」。

如果,台灣還算是民主法治國家,就不難理解馬先生與特偵組,究竟必須面對哪些憲法體制上的法律與政治責任。

但是,很顯然的,台灣目前並不是民主法治的國家!

否則,絕不可能發生檢察首長夜奔總統官邸,密報調查國會議長的案件;也不可能發生總統以「理所當然」的態度,主動坦言「聽取」報告;更不可能在遭到各界批判非法監聽的聲浪後,還大言不慚的說,「沒有違法,就不必擔心監聽」。

同時,毫無疑問的,台灣也不是權力分立與制衡的國家!

否則,絕不可能發生行政權膽敢肆無忌憚,非法監聽職司監督制衡行政權的國會議員甚或議長;

也不可能發生主持國會議事,理應中立並退出政黨的議長,竟在遭到總統的非法監聽後,口口聲聲宣誓效忠,保證未來使命必達;

更不可能發生國會(紀律委員會)決定展開「調閱權」(非民主憲政國家的「國會調查權」),竟是為了調查遭到非法監聽的議長與議員,而不是針對總統的非法監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