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自然擁有「憲法制定權力」 不容任何實定法與政治力剝奪 – 台灣憲法學會

國民自然擁有「憲法制定權力」 不容任何實定法與政治力剝奪

憲法制定權力(constituent power)是指,創造憲法秩序,制定憲法的權力。其意義及本質,茲說明如下;

一、憲法制定權力是國民主權原理之下,不受任何「法」拘束,國民自然狀態下就擁有的權力。

憲法是創造國家各種法秩序的基本法,在憲法未制定之前,不可能存在任何實定法,可以拘束憲法制定權力。

必須強調的是,立憲主義憲法有一定的基本原理及架構,即使是憲法制定權力者(國民),在制定憲法條文時,仍必須受立憲主義基本原理的拘束。

換言之,在制定憲法條文內容時,憲法制定權力者並未擁有可以無視自然法及基本原理的無上權力,而任由政治實力制定出違反現代立憲主義的獨裁專制憲法。

否則,此憲法制定權力的存在及正當性都將被否定,其所制定的憲法也已非「憲法」。

國家是為了保障人權而存在!人民有權力制定新憲法,建立一個落實自由民主人權的政府

國家是為了保障人權而存在!人民有權力制定新憲法,建立一個落實自由民主人權的政府

二、憲法制定權力的主體是國民。

現代立憲主義的國民主權原理之下,若不是由國民掌握憲法制定權力,就不具備正當性。掌握憲法制定權力的國民主權,是超越憲法之上,在憲法未制定前就存在的主權實體。

這一主權實體所構成的憲法制定權力,與憲法制定後所規定產生的國民投票制、修憲權、參政權等,亦即憲法之下的國民主權運作型態,因而有本質上的不同。

同理,主權實體(國民)所構成的憲法制定權力,跟依照憲法規定而產生的立法、行政等國家機關權力,也有其本質上的不同。

這些依照憲法規定所創出的國家機關,或憲法所賦予的任何國家權力,都是源自憲法,必然受憲法拘束,絕不可能跟憲法制定權力一樣,可以反過來介入或參與憲法的制定。

由此可知,被憲法創造出來的國家權力(立法、行政、司法),必須受原始權力(國民的憲法制定權)的拘束,亦即被憲法委任授權的國家權力,必須服從原始的授權者

國會、民意代表都是屬於受委任的權力,只能制定法律,不可能制定憲法。只有超越憲法存在的國民主權實體所構成的憲法制定權力,才能制定憲法。

三、憲法制定的程序,原則上沒有一定的模式,可以在各種自然狀態下運作制定憲法。然而,學理上的發展階段,主要包括如下。

1、由憲法學者、專家(國內外皆可)組成「憲法綱要起草委員會」,依立憲主義基本原理提出草案。

2、由各界舉行公聽會、研討會反映民意,逐漸形成基本共識。

3、舉行制憲代表選舉(制憲為唯一任務),由國民所選出的制憲代表開會確定「憲法條文草案」。

4、由國民(主權者)投票通過,完成制憲程序。

5、依新憲法規範,組成新政府,實行新體制。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