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制定權力與修憲──探討所謂中華民國的修憲 – 台灣憲法學會

憲法制定權力與修憲──探討所謂中華民國的修憲

憲法制定權力並不會因為憲法制定之後,就消失或被廢棄,反而必須繼續存在才能使這部憲法具備正當性。

修憲是憲法制定時,在憲法條文中規定,可以依特定的手續、要件,進行修改憲法中的某一部分,一般又稱之為「制度化的制憲權」,這是一種由憲法制定權力轉化納入憲法制度的修改憲法權力。

必須再次強調的是,憲法制定權力隨時能發動而制定新憲法,不受既存憲法的拘束。

簡言之,既存憲法的「修憲」程序規定,並不能轉過來否定憲法制定權力的發動與制定新憲。

1978785_10152630426592946_8268166366643664847_n

修憲權進行運作時,主要有以下兩個界限。

第一,只能在一小部分的憲法秩序需要調整或變動時進行修憲,不可對憲法的基本架構做大幅度的修改。

修憲權既然是從屬於憲法制定權力的一小部分,因此,也不可否定憲法基本理念及價值。

因為連憲法制定權力都必須受到立憲主義原理的界限,修憲權更是不能逾 越。

第二,憲法制定權力的主體是國民,制度化的修憲權主體也必然屬於國民。

因此,即使修憲的過程,可以由國會或其他國家機關參與提案或討論,但是最後一定要經由國民主權做決定。

沒有國民最終意思決定(例如公民投票同意),修憲就不具正當性,也完全違反憲法原理。

由上可知,新國家的成立,通常一定會制定新憲法,但是,也可能是既存國家廢棄舊憲法,重新制定新憲法。

例如,暫不論內容是否符合立憲主義,對岸中國自1949年以來,陸續共重新制定過四部憲法,現行第四部憲法於1982年制定以來,已歷經過四次的修憲。

簡言之,新國家通常一定會制定新憲法,但制定新憲法,未必是建立新國家。但是,修憲一定只能存在於已有憲法的既存國家。「修憲」也絕對不可能跟建立新國家有關。

進一步來說,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法,當年是在中國制定,憲法制定權力屬於中國人民,只有中國人民才有權進行這部憲法的修憲,當然,這更不妨礙中國人民選擇重新制憲。

至於台灣人民(包括少數逃來台灣的國民黨軍隊與人民),依憲法學理,根本不具備所謂中華民國憲法的憲法制定權力,因此,更無權進行修憲。

其次,過去多次所謂的修憲過程,把原來憲法的基本架構及原理,修改得體無完膚,早已超過只能小部份更動的修憲界限,根本不能稱之為修憲。

眾所周知,國民黨無視憲法學理,以修憲(凍結原條文與增修條文)之名,完全只是為了迴避國家定位。

如今,媒體與各界口口聲聲,習以為常的所謂「憲政體制」,究其實,僅只符合傳統(固有)意義的憲法,以及形式意義的憲法(但國家名稱也有很大的問題)。

運作實務上,更不符合現代(立憲)意義的憲法與實質意義的憲法。

所以,台灣究竟是不是一個保障人權,落實權力分的「民主」「憲政」「國家」?或者,台灣是否需要制定新憲法?有待各界深思!

推薦閱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