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不分區國會議員資格與黨籍─以日本為例 – 台灣憲法學會

全國不分區國會議員資格與黨籍─以日本為例

針對所謂「九月政爭」,除了是否構成「關說」之外,各界更大的關注點,顯然都在於總統是否違憲違法監聽、破壞三權分立的國家醜聞層次。

但是,從高等法院開庭的情形,馬王雙方陣營的攻防,卻都極力迴避憲政層次的論述,致使如此攸關三權分立、國會尊嚴的嚴肅憲政問題,淪為純屬政黨內部的私人政治鬥爭。

當學界都已挺身直接是攸關違憲亂政的案件,馬王雙方竟一致迴避,漠視國民主權與自損國會尊嚴

當學界都已挺身直斥是攸關違憲亂政的案件,馬王雙方竟一致迴避,漠視國民主權與自損國會尊嚴

違憲亂政的馬陣營,極力迴避尚屬可以理解,很遺憾的是,立法院長王金平竟也完全迴避憲政層次,實有違其對外代表國會,必須捍衛國會尊嚴的職責。

如今,馬王雙方在司法上演的,卻是在民主憲政國家早已不爭議,或不可能爭議的,喪失黨籍是否跟著喪失「全國不分區」國會議員資格的問題。

英、美完全採「單一選區制」,不會有這個問題,行之多年的德國,早已有判例確認政黨比例制產生的全國不分區國會議員,不因為喪失黨籍而取消國會議員資格。

即使是只比台灣早幾年採行的日本,也很明確是如此。因此日本公職選舉法第九十九條第二項,有關喪失國會議員資格條項中,也沒有喪失黨籍的條款。

實務上,日本的現任副議長赤松広隆,是在野黨(民主黨)「全國不分區」的眾議員,在當選副議長後,隨即依「主持議事中立」的憲政傳統,宣佈退出政黨,完全不影響他的國會議員資格。

(日本現任議長則是執政黨的自民黨議員,屬區域選區當選的議員,也是出任議長後就宣佈退出政黨。)

這些都是基於立憲主義,國民主權原理之下的必然。雖然,間接民主需要政黨存在,但是,政黨是為了落實國民主權而存在,不能反過來凌駕在國民主權(選民的決定)之上!

換言之,民主憲政就是要落實國民主權,但國民是許許多多獨立自主的個人組成,存在各種不同、多元的意見與利益。因此,必須經由民主制度的設計與運作,統合出國民的共識,形成國家的共同意志。

政黨是民主運作過程中,產生的一個必要與現象,但是,在憲政體制裡,唯一代表國民的機關是國會,而國會是由國民投票產生的國會議員所組成,並不是政黨,政黨也不能代表國民。

同時,為了促使國會議員以全體國民利益為考量,充分反映全體國民的不同意願,所以,國會議員在選出之後,就是代表全體國民,議事問政須以全體國民利益、整體國家發展為考量。

換句話說,所有的國會議員,包括政黨比例代表制產生的國會議員,議事問政都不應只考量投票支持他的選民利益,也不應只考量其選區的選民利益,更不應只考量政黨的利益。

如果,不分區國會議員的資格,會因為黨籍存在與否,必然造成不分區名單淪為各政黨主席的禁臠,或執行黨意的鐵衛軍。

例如,當初台灣兩大政黨討論「單一選區兩票制」時,都很清楚日本的第二張選票,賦予選民可以投票給名單上的某一人選,使其得票率可以改變當選順序,而非任由政黨決定當選順序;當然也可以直接投政黨,同意政黨所推薦的順序,例如公明黨的選民即為此類代表。

但是,藍綠兩黨黨主席,究竟為什麼都否決了這樣的方案,很清楚都是政黨的私心!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