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規制政黨?─主流學說否定規制 – 台灣憲法學會

能否規制政黨?─主流學說否定規制

政黨是否能以法(憲法及法律)加以規制?如果可以,應該如何規制?若政黨違法又如何處分?長久以來,這些一直是學理上極端被爭議的問題。

基本上,憲法學界在堅持國民主權,民主法治之下,主流意見大多否定所謂立法規制政黨,茲說明如下;

一、民主法治體制即不應規制

1、專制反民主體制:一個國家若實行反民主法治的體制,在一黨獨大情況下,可以運用國家權力禁止組織政黨,或運用各種手段壓制反對黨,根本沒有探討政黨是否須要以法規制的空間。

姑不論許多諸如緬甸、越南、柬埔寨等不避諱獨裁政權之姿的國家,即使是形式上有選舉形式的新加坡,執政黨以不公平選舉制度使在野黨無法取得議席,並以查稅、司法壓迫使反對人士流亡國外,亦屬此類。

緬甸民主運動領袖翁山蘇姬:絕不服從專制法令

緬甸民主運動領袖翁山蘇姬:絕不服從專制法令

2、民主法治體制:如果,一個國家保障集會、結社自由,實行民主政治、議會代表制,完全符合現代立憲主義原理,實際上必然保障各種不同意識型態及主張的政黨存在及自由活動。

此時,若有政黨否定民主、否定法治,甚至要否定立憲主義,那麼,是否應立法加以規範,才有可以進一步探討的空間。

二、即使是反民主政黨也不應予以規制

主流學說認為,縱使是主張反民主、反體制的政黨,也應由國民以民主政治方式對應,不應以法律規制,其理由如下。

1、立法規制政黨主張,將造成對結社自由及思想、表現自由之侵害,根本危及人權保障體系。

2、政黨是民主政治、議會政治不可或缺的媒介,立法規制政黨將阻撓、否定國民主權及參政權。國民經由政黨表現其政治主張,對政黨的處分等於是否定支持該政黨的民意及主權者的選擇,與處罰民意沒有兩樣。

3、立法規制及執行過程,必然有利於執政黨以及既有政黨,不利於在野黨及新成立政黨,形成各政黨在政治地位上的不平等。

4、立法規制政黨必然公開造成侵害國民參政自由及個人思想不受強制等自由權利。例如要求公開黨員資料、捐助政黨資金者名單等。

5、規制政黨「內部秩序」,要求黨幹部或候選人的產生方式民主化、公開化,反而危及政黨的紀律與統制力,影響其內聚力及領導體系。

6、國家權力原應在國民主權判斷之下,由政黨掌握政權,立法規制的結果,反而使國家權力凌駕政黨之上,形成上下矛盾的狀態。

綜上所述,政黨的存在及價值,不應立法規制或任由國家權力介入干涉,應由政黨自由競爭,在國民主權判斷之下盛衰存亡。

當政黨獲得國民支持,即可掌握國家權力,成為具備「超越一般公權力」之性格與地位,此時不應由公權力來判定處分。

同時,以法律規範政黨的結果,很容易使政黨成為固定、同一的模式,使國民沒有選擇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