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規制政黨?─規制界限的探討 – 台灣憲法學會

立法規制政黨?─規制界限的探討

所謂「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五條規定,「政黨之目的或其行為,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或自由民主憲政秩序者違憲」,並同時規定「憲法法庭審理政黨違憲之解散事項」。

明顯危害「中華民國」的中國共產黨,在台灣所謂的憲法法庭,不但無法解散共產黨, 更任由台灣的政黨爭相輸誠效忠

明顯危害「中華民國」的中國共產黨,在台灣所謂的憲法法庭,不但無法解散共產黨, 更任由台灣的政黨爭相輸誠效忠

基本上,憲法學界在強調國民主權,民主法治之下,否定立法規制政黨(即使是反民主政黨)已為學界共識與主流,但如仍堅持主張應立法規制政黨,在立憲主義之下,仍有三個層次的界限探討。

一、規制的界限─憲法法源、目的正當

若要以法律規制政黨,首先,必須在憲法條文中明訂法源,因為憲法保障結社自由,若無憲法依據就以法律規制政黨,將違憲無效。其次,規制的目的必須正當。一般較無爭議的部分有兩個範疇:

1、為避免政商勾結,使政黨成為利益團體操控的工具,得對政黨政治資金立法規制,使其收支透明化接受國民監督。

2、為防止政黨利用政治影響力及職權介入關說,得立法規制政黨與文官體系之關係,以維護行政中立。

反之,立法規制政黨不應涉及思想、意識型態等抽象部分,否則客觀判定有困難,例如,規定政黨不得反民主、法治;或者,實際上侵害到自由權的保障,例如,禁止主張共產主義、三民主義或台獨等。

此外,政黨活動或具體表現的行為,不必再立法規制,因為由其他法律即可規制及處罰,類似如暴力活動、妨礙公務等違法行為,已經都有各種法律規制。

何況政黨部分黨員的違法行為,與政黨之間是否有歸屬責任的關連性等,都無法單純以立法加以斷定,必須依事實、證據等判定。

二、是否違法應由司法機關判斷

立法規制之下,政黨的違法與否,應由超越黨派獨立審判的司法機關審理。過去國民黨政權曾在行政機關(內政部)之下,設置所謂「政黨審議會」,審理政黨是否違法而加以處分。等於是由掌握政權的執政黨審判在野黨,實為民主憲政之荒謬。

三、如何處分違法政黨

立法規制下,政黨違法除了處以罰金之外,沒有其他處分方式。

「中華民國憲法」增修第五條規定是唯一「解散」處分。然而,對於政黨實際上如何達到處分「解散」的效果,實在無法想像。

例如,國際公認明顯危害所謂「中華民國」的,就是中國共產黨,且早已是世界上被承認合法代表中國的執政黨。

在台灣的「憲法法庭」要如何判決「中國共產黨危害中華民國,應予解散」?更遑論如何執行?有何法效果?

又如,中國國民黨保衛中國國土不力,明顯危害「中華民國」生存,憲法法庭判決「中國國民黨應予解散」,則自總統以下國民黨籍的各級政府官員是否都應辭職下台?

若非如此,則解散國民黨有何意義?法效果何在?此外,原來的黨員是否可以再立即成立新政黨,換湯不換藥?

由此觀之,即使立法規制政黨,實際上如何處分,如何產生處分的具體法效果,仍然存在著無法解決的問題。

因此,政黨的正當性、合法性以及是否能持續存在,仍以國民的判斷及支持與否,最具有處分效果。

國民支持則存續發展,國民唾棄則成為泡沫政黨自然消失,其實並不需要以司法審判及處分的方式來規制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