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是為了解除壓迫的具體權利 – 台灣憲法學會

人權是為了解除壓迫的具體權利

人權的本質,絕非只是抽象的宣示或理念,而是必須同時包括解決壓迫者與被壓迫者之間種種實際問題,使「壓迫狀態」得以解決的具體保障體系。

人權若只由正面宣示其意義,難免造成理念的抽象化。因此,以下試由其他幾個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人權的本質。

人權

人權的本質是壓迫與對抗

由人權實際發展的歷史加以觀察即可以理解,人權在本質上是人民為了追求解除壓迫的過程。亦即,人權是因為人類社會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壓迫狀態」,為解決實際的壓迫現象,起來對抗並要求落實保障,進而形成的具體權利。

例如,人類在突破過去專制統治的政治壓迫過程中,是由「臣民」解放為「自由人」;再經由參政權的取得而成為「國家主權者」。又例如突破宗教的思想壓迫、資本家的經濟壓迫等等,都是一種反抗壓迫,要求解放與解脫。

因此,人權除了是人之所以為人,所不可缺的「權利」之外,更必須理解到,人權是人在受到現實的壓迫此一狀態下,所逐漸形成的「對抗」本質。

換言之,人權是因為人類社會實際上,必然存在著壓迫者與被壓迫者這種具體狀態,才須要加以保障。倘若人所生存的社會、國家中,並不存在壓迫的狀態,那麼就失去發展這項相關人權保障的空間與必要性。

因此,探討人權概念時,除申論人權的理念之外,更必須同時具體論及人權所要對抗的對象為何?可以主張人權的權利主體何在?如何透過體制(例如國民主權、權力分立與制衡等等),進而能夠實際達到保障人權(解除壓迫)?

簡言之,人權唯有在對抗對象、享有主體、如何具體保障產生效果等,都明確界定清楚且形成體系運作的情況下,才有實際意義。

近代的人權理念著重對抗國家權力(自由權)

近代的人權理念(傳統的人權概念)是將人權定位在對抗國家權力的國民自由,或是與國家權力互動的國民權利之層次。

不可否認,由近代人權發展初期觀察,對個人權利形成壓抑的,主要都是來自國家權力。

因為國家權力在少數人專制統治下,經常侵害、干涉、介入人民的私生活領域,甚至壓制個人的自由活動。

因此,人權發展初期,主要內容都是針對如何防止國家權力侵害、干涉及介入個人生活的自由權部分,進而形成規制國家權力濫用的體系與機制。

現代的人權理念擴及排除社會經濟壓迫(社會權)

但是,在現代人權體系下,若僅將人權界定在國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未免過於狹窄。

因為可能對個人的尊嚴、價值、理想及權益造成侵害的,事實上並不只限定在國家權力,在人與人共同生活的社會中,亦存在著各種支配、壓迫他人的「社會力」。

特別是資本主義出現後的社會,更形成各種足以與國家權力匹敵的龐大社會組織,而使個人的人權飽受威脅。

所以,實際上人權的「侵害現象」,可能存在於社會巨大的組織體,例如財團與中小企業、公司與勞工、學校與教授學生之間、民間組織與會員之間;甚至也可能存在於人與人之間;甚至存在於父母與子女之間。

現代人權的另一個特質是,在體認到會對人的尊嚴及相關權益,造成壓迫的,不只是國家權力,而是還包括社會力(特別是經濟層面的權力),例如社會上強者、資本家等。

因此,任何可能對人性尊嚴、人格存立形成壓迫的各種勢力,都應該是人權所要對抗的對象,人權應該介入處理國家、社會中的各種壓迫關係。

由此可知,人權因為要對抗的權力產生多元化,當然也使人權內容必須相對的調整與擴充。

基於人權的壓迫狀態與對抗本質,人權可以定義如下:「現階段,人為了對抗來自國家及社會強者的各種壓迫,維護人性尊嚴與人格獨立存在,所應具備的基本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