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社自由的規制探討─集體表現自由之6 – 台灣憲法學會

結社自由的規制探討─集體表現自由之6

結社自由的保障意義,在於個人得以藉由參與團體,和一群志同道合者,實踐共同主張,從而獲得實現自我歸屬認同感。但是,仍有理論主張,部分結社應受限制,諸如以下類別;

電影「帝國毀滅」劇照

電影「帝國毀滅」,德國對納粹黨的歷史反省電影

 

1、違法(特別是刑法)犯罪的結社:例如像黑社會組織、詐欺集團,因該等組織結社是以侵害他人的生命、財產安全為目的,當然不受憲法保障,必須禁止。

 2、嚴重違反社會一般道德觀念的結社:例如,專門以鑽法律漏洞賺取暴利為目的結社。但不可否認,此類結社若無法可罰,唯有利用社會輿論加以制止。
 
3、以暴力破壞憲法基本秩序的結社:此限制主要是出現在有「戰鬥式民主主義」之稱的德國波昂基本法第9條第2項規定。除此之外,義大利憲法第18條第2項也規定,禁止祕密結社及軍事化組織追求政治目的之結社。
 
但是,第3歸類顯然是抽象不確定概念的規範,如何在現實政治社會中具體規制,備受憲法學者的質疑與探討。例如,破壞的危險性是否具體存在?其性質、程度如何判斷?尤其是應該採取何種對應方式,都是極為困難的課題。
 
同時要判斷某一結社是否具破壞性,常因不同社會、不同時代背景,而有不同的看法。例如在18、19世紀,工會組織就被認為是破壞自由經濟體制的結社,參與者要被處以共謀罪。但是,目前工會的結社權,卻已經成為憲法所保障的人權。
歷經二次世界大戰教訓的德國,是在深切反省後制定前項憲法條文,主要用意是為防止類似戰前納粹組織的再度復活。然而在戰前,納粹卻是合法組成並取得政權的政黨。
 
再者,現今各資本主義國家中,雖不乏有反共的執政政權,但卻也有合法的共產政黨存在(姑且不論其力量強弱),甚至在獲得國民支持下,進入國會參與國家政策的制定。
 
由上述歷史過程觀之,真正有可能危害憲政秩序的結社組織,就只有執政的政黨。因為執政黨掌握有強大的國家權力,要違憲濫權,侵害國民基本人權保障,可說是易如反掌。
 
但執政的政黨,是否有可能被法院判定其為違憲結社而予以解散?即令予以違憲判決,面對一個掌握國家權力且不受權力分立制衡,恣意為之的政黨,又如何尋求與之抗衡,要求其解散的權力?
此時唯有全體國民行使抵抗權,才有可能使憲政秩序再度回復。
 
相反地,一些不具實力的在野小黨,即令其主張廢除憲法或有任何違反民主政治的訴求,應屬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在民主國家中,只要不受到國民的支持,就不可能對憲法體制產生任何破壞作用。
 
因此,德國過去雖曾作出解散違憲政黨的判決,但近年來,德國司法界亦傾向不介入審查政黨政見,而交由全體國民的理性與智慧來判斷。而且藉由選舉時的各政黨得票率,亦可獲知國民最新民意,作為政府政策的參考。
 
由上述可知,第一類的違法結社(如黑道組織),可依法加以取締,並對參與犯罪者加以處罰。第二類違反社會一般道德觀念的結社,應該藉由社會輿論的批判,以及教育內容來進行對應。至於第三類所謂違反憲政秩序的結社,誠如上述,僅有掌握國家權力的政黨,才有違憲的條件與機會。
 
因此,除了必須確立權力分立體制,維護公平、客觀、獨立的司法體制,以及違憲審查等機制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國民必須具備正確的憲政知識,嚴密監督政府運作,必要時更應起而抵抗,如此才能永遠維持立憲主義體制,而不虞遭到任何人或任何團體的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