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社自由的保障內容─集體表現自由之5 – 台灣憲法學會

結社自由的保障內容─集體表現自由之5

近代立憲主義下的結社自由,主要意義在於禁止國家權力的干涉壓制;但是,現代立憲主義的結社自由,轉而在於防止國家權力,以經費補助或給予特權,扶助特定社團,致使其他未接受扶助的社團,在存續與發展上造成相對萎縮,形成結社自由的遭受侵害。

日本共產黨為抗議支持的企業遭不當查稅,憤而提起違憲訴訟並獲勝訴,法院判決執政黨行政違憲
所謂結社自由,是指多數人基於共同的主張或理念,而組成持續性的團體。其異於集會自由之處,在於結社行為並不會牽涉場所的問題。至於結社的性質,包括政黨、藝術、學術、社會關懷、工商等目的。
 
憲法保障結社自由,就積極意義而言,是指個人有結成或加入社團,並且自主運作的自由。其次,任何社團都有繼續存在,以及從事活動(例如,公開訴求、招募成員等)的自由,公權力皆不得予以不當的壓制及干涉。
 
就消極意義而言,是指個人有不加入或脫離社團的自由,同樣不受各種權力的侵害或差別待遇,所以,保障結社自由的意義,包括結成社團前的個人自由,公權力不得侵害;集結成社團後,公權力亦不得侵害個人或社團。
 
公權力對結社自由的侵害,並不僅限於對社團做出強制解散的處分,或是對參與成員作嚴格處罰。舉凡對社團的維持活動有所妨害,或是對參與社團者施加壓力,使得社團的生存發展遭受打擊,即屬侵害結社自由。
 
例如,日本戰後自民黨政權曾遭共產黨提起違憲訴訟,原因是許多支持共產黨的企業及商家,遭到稅務機關的特別調查,最後法院裁判確定該稅務調查為侵害結社自由的違憲作為。
 
法院判決的主要立論是,該稅務機關調查雖為「適法」(完全依法,且該法律內容亦合憲),但執行時,若有客觀狀況足以顯示,稅務機關有明顯不合理的選擇特定對象,造成國民參與或支持特定團體的心理壓力,構成行政的違憲。
 
至於某些職業社團強制該職種從事者,都必須參加,否則將有不利待遇時,是否已侵害個人的結社自由(不參加的自由),則須依社會狀況與該社團性質加以判斷。
 
例如,律師公會、醫師公會,基於為確保專業技術水準以及公共性利益,所以要求從事該等職業者,必須強制參與並遵守社團公約,以維護公眾利益,則不違反結社自由的保障。惟此等社團目的及活動範圍,必須限定在確保職業倫理及提升業務技術水準範疇。
 
現今福祉國家施政樣態中,政府經常基於公共性目的,而給予特定社團補助(金錢)或特權(如公益法人免稅)。
尤其是在有關政治、思想、學術等領域的社團,是否因意識形態接近當權者,而較易獲得補助,即成為政府是否嚴守「中立」,或不當介入侵害結社自由的重要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