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日本無「集遊法」─集體表現自由之3 – 台灣憲法學會

戰後日本無「集遊法」─集體表現自由之3

戰前日本的明治憲法條文裡,也有保障集會自由的規定,但條文裡同時明訂「在法律範圍內」,也就是所謂的「法律保留」。例如,明治時代陸續制定修正了「集會條例」、「集會及結社法」等。基此,學界普遍認為戰前日本人民並未真正享受集會自由的人權。

日本戰後1950、60年代示威遊行頻繁

二戰結束後初期,日本曾對集會遊行採取嚴格措施,司法判決也趨於保守立場。但伴隨學界研究風氣蓬勃、相關違憲訴訟頻繁、以及各級學校的憲法教育普及等,目前日本各界已普遍認為集會遊行是國民重要的表現自由之一,應該完整保障。

日本憲法(新)第21條規定,「集會、結社、言論、出版及其他一切表現自由,均保障之」,因此,戰前有關集會規制的法律,自屬違憲無效,且再無任何專門規制集會遊行的法律。

1952年「安保鬥爭」與學運蓬勃時期,自民黨政權的吉田茂內閣,曾一度提出「有關維持集體示威遊行秩序的法律草案」,但終因社會各界反彈,無法在國會通過成為法律。

直到目前,日本始終沒有規制遊行示威的法律,而是由各地方政府的公安條例予以規制。因此,在日本引發違憲爭議的,並不是法律,而是各地方政府的「公安條例」。

日本對於靜態的定點集會,是絕對不能予以禁止或侵犯;動態的遊行始可基於交通秩序考量,予以適當的合理規制。

同時,憲法明文保障言論、出版、集會等自由,當然「禁止事前檢閱」。因此日本各地方條例對「動態遊行」的規制,大多採「申告制」(台灣用語「報備制」)。

但是,仍有部份都會區的地方公安條例,針對動態的示威遊行採「許可制」,如新潟、東京、京都、德島等,因而引發頻繁的違憲訴訟。起初,京都地院判定「違憲」無效,但部份的其他法院,曾分別做出「沒有違憲」、「沒有不合憲」等判決,引發學界爭論不休。

在此,有必要進一步說明的,是公安條例的形成背景,以及日本國內對該條例違憲與否的爭議。

戰後,日本社會極為混亂,被遣返的軍人,以及工人、農民經常遊行示威,造成社會不安。佔領的盟軍總部認為必須加以規制,以維持社會秩序,遂由「大阪軍政部」於1948年7月31日發布命令,要求各地方自治團體制定有關集會遊行示威的法規。

自1948年7月,福井縣、大阪市率首先制定「公安條例」後,目前日本分權層級地方政府約有60種公安條例,其中包括25種都(縣)公安條例及34種市(町)公安條例。

關於「公安條例」對遊行示威的規制,是否違反憲法第21條所保障「集會自由」的規定,在學界曾引發廣泛的爭論,違憲訴訟的提起更是經常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