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會自由的保障與規制─集體表現自由之1 – 台灣憲法學會

集會自由的保障與規制─集體表現自由之1

憲法所保障的集會自由是指,多數人為共同的主張或訴求,暫時在一定場所聚集表達意見的權利。至於集會的型態,可分成室內及室外,室外又有定點靜坐及移動性的示威遊行。

示威遊行是民主憲政國家非常重要的人權保障與民主機制之一,不容任意侵害剝奪!

民主政治體制下,集會具有國民相互之間,直接交換、溝通意見的表現機能,因此是非常重要的人權保障。

同時,集會自由對於其他相關聯的基本人權,能否有效行使,也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如參政權、表現自由、勞動三權等)。

集會自由的保障特質

集會自由異於其他個人自由權之處,在於性質上屬多數人聚集共同行使。因此,此項保障具有以下特質:

一、集會自由是由許多個人行動所構成,以集體的意思表達做為其外觀,亦即,在集會中,個人意見已被統一化,個人行動也有所組織化。因此,集會自由是同時保障個人表現自由及集體表現自由的表現形態之一。


二、集會自由的權利行使範圍以及影響層面極廣,尤其容易對公眾生活產生影響(如噪音、交通阻塞)。因此,如何調整集會自由與其他諸如社會秩序、對立團體關係,即成為嚴正課題。


三、集會通常是為了對現存的統治體制、規範秩序或施政政策,表達不滿及反對,而產生的集體表達意見行動。即使多數人的行動必然容易影響公眾生活利益與秩序,但也不能因而對集會自由,予以過當的規制,導致集會自由的保障空洞化。


四、集會是個人與他人交換意見,形成自我思想與共同意志,最直接且有效的手段(無須透過第三者傳播)。因此,政治意見上的少數者、以及社會生活的弱勢者,在報導機關無法達到傳播多元化資訊,以及形成有力輿論的機能時,即有權聚集相同意見者,向政府及社會展現受忽略的聲音。


換言之,這項權利可以說是維持民主政治繼續發展的重要基礎,同時也是防止政府繼續一意孤行,迫使國民不得不採取更激烈手段前,一種較緩和方式。社會上無論是改革或保守的各種意見,都可經由集會調節,產生安全瓣的功能。


因為集會自由的保障機能如此之重要,所以即使會對其他國民的生活利益造成不便,仍應予以充分保障。

集會自由的規制基準

集會自由乃屬表現自由(或稱外部精神自由)的重要內涵之一,因此保障原則當然與其他諸如言論、出版、表演、繪畫…等,向外部,表達為主要型態的自由權一樣,適用「優越地位」、「禁止事前檢閱或規制」等基準。

由於集會自由的行使,必然具有的社會性本質,以及與社會生活秩序的調整問題,因此也有規制問題的探討必要。必須強調的是,相關的調整或規制,重點在於集會活動的方式,而非集會活動所訴求的內容。


換言之,絕不允許國家權力機關制定「事前檢閱或抑制」的法律,規制集會訴求的內容(例如,禁止主張分離獨立、共產思想或違反基本國策),相關負責單位亦不得恣意裁量,否定國民集會的自由。


探討集會自由的規制問題,更必須注意以下三個層次: 


一、如為室內集會,保障程度最為完整,根本無需探討報備、申請核准的問題。同時,無論是私營公共場所(如飯店)或一般公共場所(如公共會館),不得因該主辦單位的特殊立場(如在野政黨)而予以差別待遇(拒絕租用或提供使用)。如果保障集會自由,政府卻不提供公共所,實質上等於禁止該集會。


二、若為室外集會,則依定點式集會或移動式集會之不同,而有不同保障基準。如為定點式集會及靜坐抗議、演講等,因屬不易影響社會生活秩序的活動方式,所以相關的規制也比較少。主要僅要求不應造成附近居民難以忍受的噪音或要求集會者維護場地清潔衛生的責任。


三、若屬移動式(遊行)的室外集會,因其表現方式較易形成急迫性危險狀態,因此,憲法學中探討集會自由的相關規制基準,向來都只集中在這個遊行部份。換言之,必須就人權保障理念,在集會自由與避免急迫性危險間,求取一個能將危險降至最低的規制方式。


誠如前述,集會自由也是重要的表現自由之一,既然會採取室外的集會型態,其目的當然是為了使集體表達的訴求,能夠吸引更多其他國民的了解、認同,甚或是積極支持。


因此,國家權力機關當然不應任意以影響他人交通的理由,而要求集會者另尋「窮鄉僻壤」,使集會自由保障效果形同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