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四次制憲,所謂中華民國憲法實為歷史文件 – 台灣憲法學會

中國四次制憲,所謂中華民國憲法實為歷史文件

目前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法,是1946年由包括中國大陸人民與蒙古人民在內的「憲法制定權力」所制定。

這部憲法與這些人民是不可分割的,這些人民擁有這部憲法的制憲權,也才有權修改或廢除這部憲法。

1949年,中國人民建立新政府,並於1954年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之後,依憲法學理,中華民國憲法即自動被廢棄。

兩岸互設辦事處!馬英九:兩岸辦事處並非領事館,不比照外交領事,不掛國旗是為了遵守《中華民國憲法》

兩岸互設辦事處,馬英九指示:兩岸辦事處並非領事館,不比照外交領事,不掛國旗是為了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實則根本是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雖然當時的國民黨政權勉強解釋為,這是中國人民一時受共匪政權壓制與欺騙而非法的制憲,所以這是短暫的現象,中華民國憲法仍應好好保存,以備將來反攻大陸之後帶回中國實施。

然而,共產黨自1949年建立政府之後,總共重新制定憲法四次。包括1954年首次制定憲法,1975年第二次制憲,1978年第三次制憲,1982年12月4日通過的現行憲法,被認為是「現代化推動型憲法」共4章138條。

中國現行憲法在1988年、1993年、1999年、及2004年又曾四次修改。北京政權穩定而有效統治中國,已被國際社會普遍承認,成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在此前提下,國民黨再怎麼聲稱完整保存過去中國人民所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事實上也不可能使這部憲法死而復生,或否認其被廢棄的事實。

任何一部憲法都必須有生命力,唯有與賦予其生命力的「憲法制定權力」同時並存的憲法,才有實質的意義,才是活著的憲法。

同理,憲法的存在,不會只因為其內容與理想完整。憲法的存在,是因為與其「憲法制定權力」的實際並進。

這是一個有生命的意思主體,不斷的對憲法加以解釋、形成判例而注入生命力,使憲法有適用與運作的空間,同時有所成長且維持效力,這才能證明憲法的實際存在。

然而,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法,早在1946年已經失去生命力,事實上只是歷史所遺留的文件。因為其「憲法制定權力」(中國人民與蒙古人民)已棄之而去,並另行制定過四部憲法。

每一次中國人民制定新憲法,都是再一次否定過去的舊憲法。這一部國民黨所謂的「法統」憲法,由學理與現實上的各種角度來說,都無法再稱為「中國」的憲法。

更何況,如今的國民黨政權,早已宣佈放棄戡亂,承認北京政權的合法統治,接納中國人民已制定新憲法的事實;同時又規定由台灣二千萬人選出代表來修改憲法。

因此,很明顯的,在台灣的憲法制定權力與原來制定中華民國憲法的憲法制定權力已完全不同,這是一個以二千萬台灣人民為中心所形成的「新」憲法制定權力。

國民黨政權再怎麼用盡方法、手段,不動原條文或一機關兩階段的所謂「修憲」,把原來中華民國憲法中的條文保存下來,再增補一些強化既得權益的條文附在後面,結果這樣一部憲法,仍是由「新」憲法制定權力所制定的「新」憲法。

雖然其中拼湊了中國人民已廢棄的1946年中華民國憲法條文,但是,依憲法學理,這樣的憲法絕對不能解釋為,是由原憲法制定權力的中國人民,所行使的修憲權。

這部「所謂」中華民國增修條文的憲法,已經與中國及其憲法制定權力完全無關,所以並非延續下來的法統。

此一法理,老一輩的國民黨憲法學者都很清楚,他們了解中華民國憲法的憲法制定權力在中國,至於敗退到台灣的國民黨政權與台灣人民,並不存在這部憲法的修憲權力。

因此,過去兩蔣時代的國民黨政權,每每感到政治運作扞格而欲進行「修憲」時,這些學者都一再強調,中華民國憲法「一、個、字、都、不、可、以、改」。

就是因為,在台灣的國民黨政權與台灣人民,並不擁有這部憲法的「憲法制定權力」,進而也不存在修憲的權力,如果在台灣進行否定中國人民「憲法制定權力」的修憲,將使這部憲法的名實都中斷。

這也是為什麼兩蔣時期,國民黨一直以1948年制定「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來「凍結」憲法,以象徵性的繼續維持中華民國憲法法統。至於90年代以來的所謂「修憲」,事實上都嚴重違反憲法原理,淪為憲法學界的笑柄。

台灣不能再以修憲的方式,維持中華民國憲法法統。台灣要成為主權國家,建立憲法新秩序,唯有使用制憲方式。

台灣也不能以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方式制憲,台灣必須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以新國家型態制憲。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