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公開與取得之自由 – 台灣憲法學會

資訊公開與取得之自由

資訊自由,保障國民有權自由取得各種資訊,國家權力及各種社會力不得阻撓,這是屬於自由權本質;同時,要求國家各級政府與機關,應將所擁有的資訊及其活動內容向國民公開,一般稱為「資訊公開制度」,本質上屬於請求權。

資訊公開
憲法探討的資訊自由,包括資訊取得自由權、資訊取得請求權等兩個層面的權利

國民在面對巨大且組織化的國家權力時,若未能主動掌握其活動的相關資訊,實無法監督政府機關。國民必須有權利主動、積極的探查國家資訊,才能有效行使國民主權制衡國家權力。

同時,個人若只是依賴媒體報導取得資訊,很容易在媒體統制資訊的情況下,只取得被其認可的資訊,片面的被壟斷而不自知。資訊自由就是要防止這些現象,使每一個人能在資訊自由流通、公開的過程中取得所要的正確資訊。


如此才能防止國家權力操縱資訊影響輿論,或控制資訊封鎖輿論形成,一方面亦可突破傳播媒體的壟斷,不必只是消極被動的接受資訊。因此資訊自由同時也是國民理解國事,行使參政權落實民主的重要一環。


1776年瑞典就在憲法條文中規定,國民有權取得政府各種公文資料,這是最早的資訊自由化。


1966年美國的資訊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US FOIA)通過,確立政府資訊「以公開為原則,不公開為例外」。


2000年英國制定「資訊公開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2000,UK FOIA),規範由官方以及為官方提供服務的私人,所持有之資訊的公開事宜,確立人人(含外國人)皆有獲悉官方持有之資訊的一般性權利。


日本各地方政府,自1982年即陸續制定資訊公開條例, 1997年4月47個都道府縣中,有44個制定資訊公開條例。中央政府則直到1976年發生田中角榮首相的「洛克希德購機案」,才在各界的要求下於1999年5月7日制定《關於行政機關保有的資訊公開的法律》(簡稱《資訊公開法》),於5月14日公佈,並於2001年起施行。


但是日本的資訊公開法,仍有二點必須注意。一是,目前公開的機關限定為「行政機關」,至於國會與司法機關所掌握資訊,仍不屬公開對象。其次,日本目前對於國民自我資訊取得與控管權利,尚未完整保障。


無論如何,國家資訊公開,是當今民主政治發展的趨勢,也是保障國民知的權利的基本要件,目前民主先進國家都已經制定資訊公開法。


資訊自由當然有界限,否則國家有關工程招標底價、軍事外交情報等必須保密的部分將被任意查知。反之,各種不得公開的範圍、基準過寬,將使資訊公開流為形式,無助於國民取得資訊。


此外,資訊公開應進一步保障,個人有權查閱國家所保有的「自己」相關資訊,即一般所謂「自我資訊控制權」,以免成為被國家資訊操縱的客體,一方面亦可訂正被國家錯誤收集的個人資料。


原則上,資訊公開與否的基準及原則如下: 

1、.不得規定不公開的廣泛項目,只能就特定部分予以保密。例如,「軍事」項目中的「情報部門預算」要求保密。

2、危及國民生命、財產的部分必須公開。例如,核電廠相關資料、傳染病流行狀況等。


3、必須保密的原因若已消失,則必須公開。例如,外交機密文件在三十年後,已無保密的必要性即應該公開。


4、可以分割機密部分就能達到保密效果,則沒有必要全部列為機密,應縮小保密範圍。


5、應設置第三者機關,以便客觀判斷要求不公開的部分,其理由是否具備正當性。


6、有關自我資訊部分,必須對相關的個人公開。個人情報向本人公開,應該是情報公開制度中的一個重要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