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廣告的界限基準 – 台灣憲法學會

商業廣告的界限基準

現代商業產品的命運,幾乎取決於廣告的成敗與否。因此,商業性廣告已成為資本主義現代化社會的特徵,所引起的爭議亦不在少數。在此僅就廣告的「自由與限制」應如何處理加以探討。

台灣房地產廣告充滿誇大不實的用詞,有賴政府負起監督取締責任消費者的權利意識

依照憲法學理論,法人的廣告自由也是基本人權之一,應受憲法保障。主要理由包括,憲法保障「表現自由」的基本人權,而商業廣告基本上是將商品的性質、用途及功能等事實,向一般人表明意見,因此應該也屬於「表現」的範疇,自然應受保障。

同時,憲法保障國民有從事經濟活動的自由,例如營業的自由、財產形成運用的自由等。廣告是這些經濟活動運作時,不可或缺的一環,所以廣告活動自由,原則上亦受到保障。


依據以上原理,任何合法登記、核准的商品,原則上都有廣告的自由,也應受法律保障。據此,藥品廣告當然亦可自由刊登、傳送。


但是,商業性廣告本質上屬經濟自由權與法人人權,不得視同自然人的精神自由權的表現,因此,其規制自然會採取比較嚴格的基準。任何商業廣告若有虛偽不實或誇張的內容,都應予以拒絕刊登,以免侵害消費者的人權。


例如,醫藥廣告在各國都採事前許可方式,刊登時應持有衛生機關核准的字號,媒體才能接受其刊登,以免在藥效及使用上,危及病患健康甚至生命安全。當然,偽藥及未許可禁藥的廣告,更屬違法行為,媒體接受刊登應負連帶刑責。


其次應特別注意的是,合法藥品的誇大性廣告,雖不至於危害使用者健康,卻有可能誤導使用者的判斷,因而延誤就醫或阻擾其尋求其他更有效的醫療方法。此種情形有時甚至會使患者喪失寶貴的生命或健康。


此外,不實的廣告也會使一般人受騙,造成金錢損失,是一種欺騙消費者的行為。因此,為保障國民的健康幸福及公共福祉,憲法雖保障經濟自由,廣告自由,但原則上對商品廣告採取「事前檢閱」加以規範,並不違憲。


甚至可以說,事前檢查廣告內容是否合於規定,對於藥效功能是否誇張,都是政府主管機關應該負責的工作。


現實中,我們社會上各種傳播媒體,每天都大量放送誇張、不實甚至非法的廣告。例如房屋買賣廣告、地下金融投資公司廣告、旅遊廣告、食品廣告,甚至六合彩簽賭廣告也大量刊登。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應該由視聽者自行判斷,如受騙就應自行負責。


事實上,先進國家對誇大性廣告做嚴格規範,仍免不了有所遺漏。但消費者在受害後,仍得以廣告內容作為依據,向法院主張損害賠償請求,由司法救濟。


法院若公正無私,不偏袒財大勢粗的資本家,對不負責任、誇大性廣告加以處罰,除可保障受害者外,亦能產生遏阻力,促使廠商廣告製作時考量其事後責任,避免做出誇張宣傳,使廣告能步上正軌。


然而,最具效力的方法仍是由相關主管機關負起嚴密監督,加強取締不實、非法廣告的政府責任。任何有為的政府都應該主動、積極保障國民權益。非法不當廣告的氾濫,對社會風氣及國民生活品質危害至深,如何匡正,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