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現自由與知的權利 – 台灣憲法學會

表現自由與知的權利

現代人類社會「知的來源」,是以傳播(新聞)媒體為主,因此如何促使媒體成為公共財,認清公共媒體是人權思想自由的重要一環,不可任意被壟斷操縱,更是國家公權力保障思想、表現自由的重大課題。

公共媒體是人權思想自由的重要一環,不可任意被壟斷操縱

公共媒體是人權思想自由的重要一環,不可任意被壟斷操縱

以下即針對國家公權力如何確保表現自由、知的權利,具體提出其中的主要部分。

傳播媒體自由的理論基礎

傳播媒體的自由權利之所以能獲得保障,有兩個重要理論基礎。

1、傳播媒體是為國民知的權利服務,侵害傳播自由等於侵害國民知的權利、思想、表現自由。

2、傳播媒體本質上是屬於國民的共同財產,媒體的採訪權及頻道使用權,都是國民所賦予的公共財,媒體必須為國民知的權利服務,故稱之為公共媒體。


換言之,如果媒體出現為媒體資方、私人、財團、政黨或政府服務,剝奪國民知的權利、誤導資訊及知識的真實性,那麼媒體當然不能主張享有傳播(新聞)自由的保障。

傳播媒體自由的保障原則

1、傳播媒體的所有權與經營權必須分離獨立,所有者除財務管理、經營規劃外,不應介入報導傳播事務,如此才能使媒體不受任何社會、政治勢力影響,真正成為全體國民的公器。

2、媒體經營、管理、編輯階層與採訪記者應各自獨立、互相制衡,為追求真相、中立客觀報導而互相督促,不應成為上、下指揮命令關係。 特別是記者及記者公會組織更應發揮功能,承擔維護國民知的權利的使命感,隨時為新聞自由堅持立場。

公共媒體的要件與義務

公共媒體與一般媒體之差異在於,公共媒體有權使用有限的公共財及公共資源(例如,採訪權、記者證、電波頻道、地下公共管道),因此有以下要件與義務必須承擔。

1、自主獨立要件:公共媒體所有權者、經營管理者與記者,三方面應各自獨立,不受指揮命令監督之影響。英國BBC、日本NHK等國有、國營媒體,即是在此要件下,仍成為受信賴的公共媒體。


2、客觀報導原則:公共媒體的報導,若屬針對事實的報導,不論內容為何,其報導權限受完整保障;若屬追查事實過程的報導,應考量證據與報導內容的比例性,不得作推測或誇大式報導;如純屬評論性內容,則必須是在專業、技術基礎下,客觀、中立、平衡報導,也應適度允許反論意見的接近使用權。


3、社會公共責任要件:公共媒體不應以營利、閱聽率、收視率作考量,針對負面、暴力、色情、八卦等消息誇大報導。公共媒體應承擔促進社會進步的使命,重視價值理念、人文藝術、改革等報導。對於有關人命安全、災害防治、救災的報導,更應身負作為代表國民在第一線耳目的責任與使命感。


1994年9月1日台灣新聞記者首次為新聞自主走上街頭

視聽接收者的自由

傳播自由關係著整個傳播體系的自由流傳,因此,保障傳播報導的媒體之外,同時也應保障視聽接收者的自由。主要原則有如下;

1、國民有接收國內外各種傳播媒體、資訊的權利,不得予以限制。換句話說,過去台灣存在的報禁制度、出版審查制度以及電視媒體壟斷等,不但違憲侵害台灣境內的媒體自由與國民知的權利,甚至限制外國媒體刊物的進入,也是嚴重侵害國民「知的權利」的違憲行為。


2、國民對於媒體報導方式、內容,應有反應的管道及接近使用的權利。媒體在可能範圍內,容許一般民眾投書、叩應(call-in) 表達意見,是一種個人意見有效廣泛傳播之表現。此外,還包括付費廣告、訂正權、反論權、以及隨著科技的進展,有關網際網路自由的保障,更是具有特殊意意義。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