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現自由的意義與保障三原則 – 台灣憲法學會

表現自由的意義與保障三原則

民主國家憲法必然明文保障言論、出版、行為等表現自由,嚴禁國家公權力遂行壓迫反對意見的政治迫害。現代立憲主義保障表現自由,主要有以下三個層次;

1、促進資訊交流,使國民個人得以吸收資訊、形成意見,進而實現成就自我。

2、社會因不斷出現開創性的發明與知識情報,才能促進全體人類社會的進步。

3、落實國民主權原理的民主政治,使國民間得以自由交換資訊、溝通意見,進而提供大眾判斷,用以發揮民主運作的前提要件與重要機能。


戒嚴時代,民主烈士鄭南榕創辦的雜誌屢遭停刊,即使解嚴後,台灣人民遭專制洗腦太久,不知自由人權民主為何物,任由專制政權繼續迫害言論自由!

所謂表現自由是指,個人基於內心思想與良心的各種精神性活動,可自由向外表達的權利,此一過程的自由又稱「外部精神自由」。

因為較諸思想、良心、信仰等內部精神自由,表現自由更具有社會性本質,比較容易跟他人的人權產生對立,因此有其「內在性制約」的探討課題。

有關保障表現自由的另一個重要意義是,表現自由屬於精神自由循環體系中,重要的環節之一。

任何人因為有思想,表現才有意義;形成思想前提,是有知識的來源;知識來源必須有一個能夠自由傳播交流,容許各種多元表現的社會;吸收各種知識後,才能形成新的思想再對外表現。

此即由思想自由、表現自由、傳播交流自由、知識形成自由等所架構的「循環體系」。
此一循環體系環節相互間不斷互動、運作下,人類社會才有進步的原動力。

如果此一精神自由所架構而成的循環體系,其中任一環節被切斷,就像一部高度精密機器的某一部分遭破壞般,其他部分也將喪失其功能。

同理,保障思想自由,如果不能同時保障表現自由及「知的權利」,將完全喪失保障思想自由的功能與意義。 

專制的獨裁者壓制思想自由的最簡便方式,就是限制表現自由,切斷各種知的來源,如此一來思想必然自行萎縮。

由此可知,思想、表現、知的權利、傳播自由的循環體系,絕對不容許其中任何一部份遭到侵害。

表現自由的保障三原則

表現自由的型態極為多樣化,包括言論、出版(有聲影像、錄音、文書出版)、繪畫、表演、集會(靜坐、遊行)、結社等。

因此,為避免與其他人權產生相互對立,而予以合理規制的方式,也必須因應各種不同的形態加以調整。

但基本上較諸其他經濟自由的規制基準,仍享有較寬廣的保障,規制必須限於必要的最小限度。保障的原則最主要包括如下三點;


1、優越地位 (preferential position)原則

相較於「經濟自由」,表現自由容易遭受國家權力以其他理由加以限制或侵害,因此對表現自由加以規制的基準,必須較規制「經濟自由」的基準更加嚴格審查。此即所謂自由權保障的「雙重性基準」。

換句話說,主要是指對「經濟自由」規制的審查乃採取「合理性基準」,原則上優先推定該規制合憲;相反的,對於「表現自由」的規制,卻必須採取嚴格審查基準,推定該規制必須積極地不違憲始可成立。


2、禁止事前檢閱原則 

表現行為在尚未完成的階段,不允許國家權力使用任何方式予以事先審查(例如要求檢閱、申請、核准等),此種事前抑制的方式,可說是扼殺表現自由最致命的手段,所以先進民主法治國家必然予以禁止。

所謂檢閱是指,個人的思想尚未具體向外表現前,公權力即審查其內容,並制定審查標準裁定其能否發表,一般又稱為「事前審查制度」。


也就是說,個人在意見尚未向外界傳達時,即遭遇公權力的侵害並阻礙其傳播,連帶使他人無法自由接收資訊,影響國民個人的意見交流。


過去台灣曾經規定,出版品或創作品必須送交新聞局審查的制度,即屬於「事前檢閱」的制度,對於表現自由的侵害極其嚴重。


3、明確性(definite)原則

為使其他人權獲得更周延的保障,而不得不規制某些表現行為的法令規定,必須具體、明確。

因為不明確的法令除使國民無法預測、茫然無所適從,甚至使行政、執法機關有任意擴大解釋裁量的危險性。

所以類似阻礙交通秩序、有害公共安全等,抽象不確定法律名詞的規制基準,都不符合明確性原則的要求。


所謂明確性是指,「普通判斷力之任何人,都能在日常生活情況下,對法令內容適用與否做出明確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