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自治的保障內涵與主客體爭議 – 台灣憲法學會

學生自治的保障內涵與主客體爭議

學生雖不是大學自治的主體或完全參與者,但仍有權對大學當局的研究環境、方向、內容等方面,提出期望、要求、批評或是反對意見,亦可對重大切身的學校經營問題提出意見。至於學生的研究、發表自由,當然同受憲法大學自治的保障。

1987年戒嚴初解,但台灣大學裡,還有審稿制度、學生社團管制,爆發學生要求廢除審稿制度、學生會長普選等訴求的「自由之愛」運動。
一、學生自治的本質與地位
德國憲法法院曾做出判決指出,「大學生不僅是學生或知識傳授的客體,而是以獨立自主的身分,參與學問討論的大學成員之一」。亦即,大學生是大學構成員的一部份,亦應有其權利與地位。
 
至於日本憲法學界,一般認為大學自治的主體,只有教授會,學生只是學校設施環境的利用者而已。其所持理由有以下幾點:
 
1、教授或研究學者,對相關研究事項具有判斷的經驗、資格與能力。大學自治的存在,正是基於世人尊重教授及研究者的專業素養,並且信賴他們能促使學問研究發展,學生並未具備此種能力。
 
2、即使學生具有判斷相關學問研究的能力,但是否有負起責任的能力,頗令人質疑。因為學生在大學讀書求學時間畢竟有限,畢業離開後學生無法承擔決策的責任。
 
3、大學自治是人類知識的泉源,社會未來發展進步的原動力,學生自治則是以教育的觀點而承認學生的自治,兩者屬不同層次。
 
此外,也有學者提出大學自治的主體,除了教授會之外,應該再包括學生及職員在內。其主張如下:
1、大學是由教授、學生及職員所組成的社會,因此不應將學生排除在大學自治的主體之外。
2、學生亦受學問自由的保障。
3、為消除學生對大學的不滿,故應讓學生參與大學的行政。
4、部份先進的大學也有讓學生參與大學運作的實例。
 
然而,這些主張同樣受到以下的質疑:
1、有關教授的人事、研究計畫及教育計畫,也讓學生參與做決定是否妥當?
2、學生沒有專業的經驗、資格與能力,如何做出研究與教育內容的決定?
3、學生是否為大學自治主體,與學生是否可以參與大學行政事項之間,在性質、理論上亦有差異,不應混為一談。
 
因此,此派主張認為,若要消除學生的不滿情緒,應有其他可行方式,與學生參與大學自治無關,不應承認學生為大學自治主體。
 
儘管有上述的質疑,但學生在大學的地位是否僅是受教者,或所謂的「特別權力關係」下的「營造物利用者」,實有進一步探討的必要。畢竟,如果學生只是營造物、設施的利用者,那麼大學豈非如同一般經常受國民利用的圖書館或美術館,而學生的地位豈不與一般國民無異?
 
事實上,學生具有不同於「營造物、設施利用者」的「學問共同研究者」地位。換言之,大學是「學與問」的場所,學生除了是設施利用者的關係,其與教授之間,有更重要的「精神及知識的交流過程」。
 
因此,學生除與一般國民一樣享有「學問自由」外,亦可享有「大學自治」的「反射利益」,而得以積極地成為「大學自治」的享有者。因此,在一般民主國家,都以法律保障學生享有傳達知識、接受指導的權利,以及依規定即可合格畢業取得學位的權利。
 
日本高等法院1965年在有關東北大學事件的判決指出,學生是大學不可或缺的成員,以學習研究參與者地位,當然享有各種權利,教授會須負起對應的責任。亦即,在一定限度內,學生擁有爭取理想的學習環境,以及學生自治的權利。
 
二、學生自治的法理及條件
依據前述有關學生享有大學自治「反射利益」的觀點來看,目前在大學校園中的學生會、學生自治會及各種學生社團,都是大學「設施管理自治」重要的一環。基此,學生的自治組織及運作,也有存在的必要。
 
再者,既然肯定學生有權爭取理想的學習環境,為使學生能充分地統一或整合其所表達的意見,更有必要形成學生自治組織,以建立一個充分代表學生的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成立學生自治必須具備以下的條件或原則:
1、必須形成一個由全體學生加入的組織,如此才能形成「學生總意」。
2、必須排除任何妨礙言論、集會自由及理性表現等的因素。
3、學生組織必須是開放的,可選擇參與與否,為確保學生權益,不可在學校制度上對參與學生加以差別待遇。
4、為了防止任何以威脅、暴力等方式介入學生組織,及侵害基本人權的行為,必須在校規及法律責任上做實際的保障。
5、自治組織成員的投票、發言及意見表達,對校外不應承擔任何責任。
 
三、學生自治的參與事項
如前所述,學生對大學當局任何足以影響其研究環境、學習方向及內容方面的相關政策,有提出希望、要求等的權利。一般而言,大學讓學生參與事項不盡相同。但可歸納出以下幾項具體的事項;
 
1、有關授課事項;2、選擇校長、院長過程中的意見表達;3、學生福利設施營運事項;4、校規修改及學校發展方向事項;5、學生懲戒標準及影響其身分變動事項;6、學校預算的公開及學生生活相關事項;7、與大學制度、大學教育及學術研究有直接關係的國家政策、立法及行政事項等。
 
目前民主國家,皆已肯定學生在校區內的集會活動若與學問自由有關,則受大學自治的特別保障。若是與現實社會性或政治性有關的集會活動,雖然未必享有學問自由及大學自治的特殊保障,但仍受社會上一般標準的保障。
 
換言之,學生在校區內有關學問研究的活動,不受一般法規範的拘束,享有特殊保障,其他校內與校外的活動,則與一般國民享有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等相同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