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自由與政教分離原則 – 台灣憲法學會

信仰自由與政教分離原則

宗教信仰壓迫的問題,在人類歷史上曾經非常嚴重,因此信仰自由的憲法保障位階,介於思想自由與表現自由之間,居於極為優越的地位。

電影「風暴佳人」探討宗教迫害下的才女

信仰自由並不限定於個人內心的信仰自由,而是同時涵蓋信仰活動(外部表現)、宗教團體的結社自由、傳教自由(集體表現)等多元不同本質的保障。

因此,探討保障內容及界限,必須加以區分,才能正確掌握信仰自由的保障範圍,主要可由以下部分加以分析。


1、個人內心宗教信仰的自由

有關個人信仰宗教與否、信仰何種宗教、信仰程度如何等,屬內部精神自由的範疇,與思想自由同樣的受到完整保障,不受任何界限與制約。

因此,規範公權力(立法權)不得制定任何強制性的「信仰表白」(profession of faith),行政或司法權也不可要求任何人表明其信仰。


2、個人宗教信仰實踐的自由

個人基於宗教信仰而表現出來的行為,例如,祈禱、崇拜儀式等宗教行為,都應獲得保障。

但是,因為這是表現於外的行為,已非純粹的內部精神自由,所以仍有界限的探討空間(例如,室內、室外、事涉公共互動或醫療等)。在憲法上。個人宗教儀式等表現行為,仍源自宗教信仰,故應優先於一般表現自由的保障。


3、宗教結社的自由

信仰自由必須保障共同信仰者組成宗教團體的自由。宗教結社源自對信仰自由的保障。因此宗教結社自由的保障,會優越於一般結社自由。但因屬集團性自由,有關界限的討論,自然也比個人信仰自由的保障更為嚴謹。

4、宗教活動的自由

基於對信仰自由的保障,宗教團體的禮拜儀式、設置宗教研究機構、傳教活動等,也必須特別加以保障。

宗教活動雖比一般團體的活動受到更完整的保障,但性質上屬「集體表現行為」,所以也有界限與制約的討論空間。

特別是宗教團體的營利活動、醫院、學校設置等,因與信仰自由之間的關聯性較弱,必須適用一般規制基準。此時若因違法而受處分,無涉侵犯宗教信仰自由。


政教分離的核心內涵


觀諸歷史事實與理論,政教分離始終是爭論不休的議題。憲法規範「政教分離原則」,通常都是為了防止宗教勢力介入政治。但現實上,並不是很多國家會將「政教分離」列入憲法規範。


有關政教分離的問題,主要區分為以下三種類型。

1、國教制度:英國、西班牙依歷史傳統設定國家宗教。國教享有特殊法地位及權力,對其他宗教有排他性。但隨著時代演變,對國教以外的國民宗教信仰,採取寬容與保障,其他宗教團體也受信仰自由的保障。

2、宗教團體屬公法人:德國、義大利將宗教團體視同公法人,取得與國家對等的法地位,享有獨立處理權限,雙方關係以談判解決。


3、政教分離:美國、法國、日本等國家,是將宗教與政治權力完全分離,雖政教分離的基準稍有不同,但也相去不遠。

圖:巴黎鐵塔。文:法國自1905年走向政教分離至今

主張政教分離者認為,若允許宗教介入政治,則其他宗教將因此居於不利地位,甚至遭受迫害,因此基於信仰自由的保障,要求政教分離。

同時,宗教信仰屬於人與神之間的關係,若介入世俗的政治權力運作,反而使神聖的宗教領域受到侵害。

反對政教分離者則認為,禁止宗教團體介入政治領域,將使宗教團體因信仰而在政治地位受到差別,侵害其權利。

宗教團體基於信仰、教義,與一般民間社團一樣,有權從事反戰、反核、表達政治主張的政治運動。

這一派意見認為,應該區分「關心參與政治運動」與「實質掌握政治權力」的差異,前者應屬不能禁止的部分。


至於宗教信仰立場相同者與政治信仰立場相同者,一樣都應有組織政黨參與政治的權利。若僅因信仰宗教而剝奪其參政權、結社權,反而是對信仰自由的侵害。


就學理來看,政教分離應該與同樣受憲法保障的政治自由,取得適當的平衡,主要可從下面兩個角度來思考;


首先,宗教政黨與勞工政黨一樣,是否能成為全民政黨掌握政權,應由選民決定,不宜以法規強制規範。

至於宗教政黨所作所為,是否損害宗教的神聖領域,應由宗教團體自行對應與承擔後果。

其次,政教分離在憲法學理上,重點在於規範國家權力不得介入宗教活動或支持特定宗教,而非規範宗教團體的政治活動。

國家財政不得資助宗教團體及其活動,公務員禁止利用職權參與宗教活動,才是政教分離的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