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自由與緘默權、作證義務、宣誓效忠 – 台灣憲法學會

思想自由與緘默權、作證義務、宣誓效忠

獨裁專制的統治者,壓制思想自由的最常見手段,就是切斷知的來源,同時限制表現自由,防止進步思想的傳達。

台灣美麗島雜誌

因此,憲法保障思想自由,主要包括以下內容:

一、禁止強迫、壓制或獎勵特定思想

思想自由,除了保障各種思想得以自由自在的發展、形成之外,同時也禁止打壓、限制某一特定思想,或強制灌輸某種思想,或特別鼓勵特定思想。

歷史經驗一再證明,某一種思想在某一時代環境下被尊崇、讚賞,但事後卻被證明是錯誤不正確。反之,某一種思想被定位為異端邪說,後來卻成為人類進步的原動力。

因此,國家不可強制要求國民必須具有何種思想,或者不可以有何種思想。早期歐美國家大多起因於宗教信仰自由自的問題,例如,所謂「國教」的儀式。近代則 是發生在學齡國民於受教育過程中,被強制學習某特定思想的問題。

二、禁止因特定思想而受差別待遇

思想自由,同時也保障任何人,不因支持某一特定思想或拒絕某一特定思想,而在日常生活上,承擔不利益或差別待遇。

例如,公務員任職、升遷,一般人求職就業時,若因為具有特定思想而導致被拒絕任用、聘雇,就是對思想自由的侵害,國家權力應排除並追究責任,如此才能確保思想自由。

因此在民主憲政國家裡,企業在招聘員工時,為避免侵害思想自由的指控,都會避免有調查思想之虞的行為,否則,常有承擔各種賠償責任的風險。

例如,1960年代的日本三菱樹脂事件,就是被告企業發現原告隱匿曾經參與學生運動的經歷,而在試用期滿後拒絕正式雇用,遭到原告提請違憲審查的案例(憲法效力是否適用於私人間的重要判例)。

因此,往後日本企業在招考與雇用過程中,均避免涉及調查思想、政治立場的舉動,以免招致侵害人權的賠償責任。

三、禁止強制任何人表達思想

思想自由,也保障任何人對於內心的思想,有表達或不表達的自由。國家、企業、個人都不可以強迫他人表明其思想,也不得以質問、誘導、威脅等外力,強制他人表達思想。

因為外力強制、非自主情況下,而被探知或表現出來的思想,仍屬思想自由的範疇,不應承擔任何責任。此外,以公權力探知、調查、強制國民表達思想的行為,則屬違憲。

例如,美國曾於二次大戰後,一度規定「宣示忠誠」儀式,做為公務員任用或續任與否的要件,遂引發侵犯良心思想的爭議,最後確立禁止強制宣示。

當時就有學者指出,依傳統慣例,美國總統的就任,雖有手撫聖經的宣誓儀式,但法理上是可以拒絕的。

美國總統歐巴馬手撫兩本聖經宣誓就職,這兩本聖經曾經分屬金恩博士與林肯總統所使用

因為,總統職位的確立,乃源於國民的選任與支持,而非宣示與否,而且美國是多種族、多宗教信仰的國家,沒有理由強制一個可能被國民支持的非基督教教徒,進行手撫聖經的宣誓儀式。

至於曾經引起爭議的「作證義務」與沉默自由,根據憲法的人權理念,保障思想、良心自由,乃基於尊重個人人格的價值,保障個人思想及各種意識形態的內心自由。

但是,法庭的作證義務,是國家基於維繫社會秩序與正義,要求個人就某一事件,陳述其所見的事實真相,或所認知的「事實」與「知識(包括專業知識與技術)」。因此並未涉及個人內心「思想」的範疇。

此外,有關拒絕供述對自己不利的「自白」,雖亦受憲法保障,但此應屬另一層次「人身自由」範疇中的正當法定程序之保障,而非思想、良心自由的範疇。

四、禁止強制國民從事違反其良心自由的行為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採取徵兵制的德國,由於部分國民以其宗教信仰的堅持,確認從事戰爭是絕對的惡,進而拒絕接觸任何槍枝武器,也拒絕服兵役的義務,引起諸多所謂「良心性拒絕兵役者」 的憲法論爭。

最後發展出以所謂有前提要件的「社會服務役」做為替代方案,避免了國家侵害國民良心自由的爭議。

在日本最典型例子,則是有關國歌起立齊唱的爭議。教育人員無視文部省「新學習指導要領」規定,以侵害思想自由的理由,拒絕指導學生於國歌齊唱時起立的要求。

此外,也有公立小學音樂老師於入學典禮中,拒絕彈奏國歌而遭懲處,進而引發多起有關違憲審查的訴訟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