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自由─啟動人類進步引擎的人權 – 台灣憲法學會

思想自由─啟動人類進步引擎的人權

1507年哥白尼顛覆宗教界的「地心說」,提出「天體運行論」秘密轟動天文界,但哥白尼極盡自我壓抑,不敢公開。此後一百多年,愈來愈受天文界支持,使得教會於1616年宣布「哥白尼學說為異端,違背聖經教義,不得傳授與公開談論」。

1507年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


期間,學者布魯諾堅信哥白尼學說,而被判決活活燒死。1633年伽利略也被控「宣傳異端」罪名,他在布魯諾被燒死的陰影及不堪身心折磨之下,口頭承認錯誤,改處軟禁終身。


這不僅是布魯諾或伽利略的個人冤屈,更是人類科學進展造成延後的重大損失。


憲法保障的精神自由,包括思想自由、信仰自由、學問自由、言論表現自由、通訊保密與資訊自由等。精神自由是維持人性尊嚴,使人過著知性生活的基本要件,也是人權保障中,最重要的核心,如果精神自由無法得到完整的保障,其他的人權保障等於毫無意義。


精神自由最重要的本質在於循環性,保障精神自由必須連貫性的完整保障「自由接受外界資訊與知識」、「不受干涉的內心思考自由」、「對外表現的傳達自由」等循環體系,才算是真正保障精神的自由。


換言之,精神自由是一個循環互動且不斷作用的體系,就像一部機器一樣,其中的一部若遭破壞,就不可能再順利運轉。《思想→表現→知的權利→思想》本身就是一個整體不斷循環的體系。


因為一個人的思想形成,必須有知識的來源,進而充實思想,然後還要有表現的自由。表現經過傳播交流,又可以形成新的思想,產生新的知識來源,再經由表現影響他人的思想。


如此不斷的循環體系,正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原動力。整個精神自由保障的循環體系,如果其中的一環被切斷,則其它部分也會喪失功能失去自由。簡單說,思想自由的保障,若未能同時確保「知的權利」及「表現自由」,思想自由也變成毫無意義。


其次,談到民主主義,常有人直覺認為,既然民主主義就是基於多數決的政治運作,因此,多數人支持的思想,當然應該被尊重,少數異端思想必然受到壓抑。事實上,民主主義的前提,剛好與此相反,理由主要如下:


一、民主主義原本就是基於無法確知絕對真理何在,因而不得不採取相對主義的一種型態。相對主義就是任何人的思想、意見,都必須受到對等的尊重,並且得以透過正當合法的手段訴諸社會,爭取多數的支持,這才是民主主義的本質。


反之,如果任由一時「多數」的思想、主張,認定其永遠是絕對正確,並可藉多數壓抑其他不同或相反的「少數」思想、主張,那麼這就是絕對主義的型態,根本違反民主主義的本質。


二、人類社會沒有永遠且絕對不變的真理。根據人類的歷史經驗顯示,經常有許多在某一時代或某一地區,被普遍認定是絕對真理的事項,移轉到另一時代或另一地區,卻被認為或證明是錯誤的。事實上,人類歷史就是一再發生新舊思想交替的進化過程。


圖:伽利略於宗教法庭受審。愛因斯坦曾說,我認識的伽利略精神,是向任何以權威為基礎的教條,展開熱烈戰鬥!

因此,民主主義社會不應該設定任何思想禁忌,反而應該允許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思考有關社會的任何問題,並且不斷檢討當前的社會秩序與現況。唯有讓思想盡情自由發揮,才能創造更進步與開放的人類社會。

三、思想自由是確保人性尊嚴的最核心人權。根據個人尊嚴主義理論,尊重任何個人的內心世界,本來就是確保人性尊嚴上,絕對不可或缺的要件。因此,思想自由是一個縱使多數決也不能予以否定的權利。


甚至可以說,保障任何時代的少數非主流思想、主張與見解,可以接受世人檢驗與傳播,並且有機會成為多數,正是保障思想自由的最大意義。


四、思想自由不容許任何理由加以制約。因為思想自由存在於個人的內在,不可能跟其他任何人權產生衝突,這也是思想自由跟表現於外的各種自由(例如,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在性質上最大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