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的積極意義在消解「人生而不平等」 – 台灣憲法學會

人權的積極意義在消解「人生而不平等」

人權發展史上,自由、平等是最早的兩個觀念。自由後來發展成自由權體系,平等雖然早期也被稱為平等權,但是卻無法發展成平等權體系,反而逐漸成為處理各種人權基準的平等原則。

傳統人權理論認為,平等是一種權利,主張人生而平等,有權要求各種平等地位、社會生活條件、各種相互關係的平等。

然而,實際上人生而不平等,每一個人出生時的性別、健康、美醜、環境、地點、經濟都不可能平等。

因為人生而不平等,各種社會生活也持續處於不平等狀態,所以人權保障的內涵,必須設法解消這種不平等,追求平等的實質化

尤其是出生以後的成長環境及一生際遇,更不可能平等,也無法使每一個人有權利要求平等。

因此,所謂平等「權」最後只是變成一種追求形式化、空虛不實在的權利。

現代人權理論則認為,平等應該是一種使人權整體保障,更有功能、更具意義的原則,也是適用於各種人權的一個基準。

圖片:風傳媒轉載財訊周刊 1年824億元 誰領走了18趴?

圖片:風傳媒轉載財訊周刊 1年824億元 誰領走了18趴?

例如,入學考試必須平等,傳統的平等權要求每一位考生都平等的接受考試,不可以有特殊待遇;但現代的平等原則認為,身體有障礙的盲生先天上已不平等,不可視同一般考生,因此應延長期考試時間或予以加分待遇,追求實質的平等。

又如,學費若一律平等收費,只是傳統的形式平等;若考慮家庭經濟因素及弱勢者也能平等享有學習權,則應以平等原則減免其學費。

相對平等原理與合理區別基準

現代人權的平等原則,主要基礎在於相對平等原理及合理區別基準。人權所追求的,不可能、也不會是機械上平等或絕對的平等,而是相對平等。

相對平等是指,人權保障如果在事實上平等,則應繼續維持使其平等。人權若實質上不平等、有差異,則應依其本質相對調整,使其達到實質的人權平等。

另一方面,為了處理相對平等,必須針對人權及其享有主體加以區別,在合理狀態下採取保障措施,這就是「合理區別基準」。

合理區別的基準主要包括如下

1、事實上有不利的差異存在。例如,勞工與資本家的實力存在著強弱差異,必須對勞工權利特別加以保障,使其相對平等;未成年者心智發育與成年人有差異,故刑罰減輕其刑有其必要。

2、差別待遇必須是為了追求實質平等的正當目的。例如,減免低收入戶子女的學費、所得稅必須依所得高低採取不同稅率,對身心障礙者的工作權特別加以保障,都具有正當性目的。


3、對象在本質上有必要加以區別。例如,同樣是參政權,可以基於成熟度與判斷能力的差異,而有年齡的限制,至於年齡的界限要劃在幾歲,當然可因時代而改變。其次,除年齡之外,其他諸如財產、性別、學歷等以外的差異,就不能成為限制參政權利的事項。


4、區別的方式及程度,應為社會通念所能容許。任何區別及相對保障使其平等,必須避免反而形成逆差別或不愉快差別的結果。例如早期同樣是在台灣出生成長的所謂「邊疆同胞」「外省人」,卻在公務員考試上,有超比例的特別優厚保障,形成另一種身份「特權」,即屬違反人權保障之平等原則。

資料來源,李震洲著,「國家考試優待法制之研究」,考選部1991年10月初版

平等原則的主要憲法探討

平等原則適用於人權的每一個部分,其中又以法律、政治、經濟、教育為落實平等原則的指標。法律與政治地位的平等,從傳統的人權理論延續至今,一直是人權平等的主要部分。

法律地位平等,首先要求國家制定法律時,其內容應符合平等原則。法律條文內容若不平等,再怎麼依法執行,也會形成結果不平等。其次,在執行、適用時也要求平等,不得因為國民的身分或政治立場不同,而有寬嚴不一的現象。


政治地位平等,主要是要求國民有平等參與政治的權利,不可因人種、性別、教育等因素而受差別待遇。同時在選舉制度上,要求「一人一票、票票等值」,選舉區的畫分應注意隨時調整,以免發生投票價值不平等的現象。


經濟與教育平等,可說是現代人權追求實質平等的重要部分。因為就經濟環境來說,現實上不可能達到「人生而平等」的理想。保障法律、政治地位平等,也只是在國家制度下追求形式上的平等。


因此,平等的真正實質化,是為了使任何在平等線下方的弱者(例如中低收入戶、身心障礙者),能享有達到平等線上的權利。這些必須經由經濟與教育方面著手,使弱者能具備公平競爭的能力才可能達成。


經濟地位平等,例如在稅收制度上,應依財產的質與量加以區別,對於與生存、人權相關的財產採低稅率,對資本型財產採高稅率;其次在國家財政預算支出中,應針對弱者生存基本條件及生活所需加以補助,使其有能力重回社會公平競爭。


教育平等,應保障弱者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機會,任何因經濟因素或身心障礙,而在學習教育過程居於弱勢的人,國家應設法解決他的困難,給予特別補助。因為具備良好的知識、能力,才有可能消除差別,進而改善不平等的狀態。


另一方面,應排除正規教育與學歷對各種權利的影響,使沒有機會接受正規教育者,也能在補習教育或在職進修制度的協助下,享有各種平等的就業、工作權利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