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的本質與歷史過程 – 台灣憲法學會

人權的本質與歷史過程

人權,是為了解決人類社會的「壓迫狀態」,被壓迫者起來對抗要求權利保障而逐漸形成。人類發展的歷史過程中充滿各種壓迫現象。例如,專制獨裁體制下人民被壓迫;宗教形成過程也有各種迫害;經濟關係中也存在著剝削略

金恩博士馬丁路德 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1929年-1968年)美國牧師,民權運動領袖。採非暴力推動美國民權進步,曾獲1964年諾貝爾和平獎

但是歷史證明,改朝換代經常只是造就另一個新的壓迫集團,人類直到最近兩百多年,才逐漸發展出以人權保障制度,來化解壓迫所造成的對立與抗爭,進而發展和平與繁榮。

因此,人類必須有保障機制才能解決問題,絕非抽象的口號,憲法成為國家的根本大法,正是要解決這個問題的保障機制。

人權唯有在對抗對象何在?享有主體為誰?如何具體保障產生效果?這些都明確界定清楚且形成體系運作的情況下,才有實際意義。

人權對抗的對象,過去只限定為國家,傳統人權理論就認為,人權是在處理國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因此,人權關注的重心,在於透過政府體制上的權力分立與制衡,達到排除政府不當介入與侵害自由權的問題。

但是,隨著經濟發展與社會結構的變化,人權的「侵害現象」可能存在於社會巨大的組織體(公司、民間組織)對其構成員(勞資)或一般民眾(消費者保護)之間;當然也可能存在於人與人之間;甚至父母與子女之間。


因此,現代人權理論認為,國家、社會力、強者等任何可能對人性尊嚴、人格存立形成壓迫的各種勢力,都應該是人權所要對抗的對象,人權應該介入處理國家、社會中的各種壓迫關係。


若從人權的壓迫狀態與對抗本質,人權可以定義為「現階段,人為了對抗來自國家及社會的各種壓迫,維護人性尊嚴與人格獨立存在,所應具備的基本權利」。


有關人權發展的歷史過程,也可以從以下兩個面向來了解;

一、近代人權與現代人權的區別

所謂近代人權是指,歐洲英國最早在13世紀開始有「大憲章」(1215年,約翰王簽署),其中被認為是後來發展的人權,主要包括教會有權免於政府的干涉;所有自由的公民,擁有財產權和繼承權,並保障免於過度課稅。裡面也確立了法定訴訟程序和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則。

還有17世紀的「權利請願書」(1628年,理查一世簽署),主要包括四點,1、在沒有國會的同意下,不得徵收稅金;2、在沒有審判的情況下,不可以拘捕或監禁人民(重申人身保護權利);3、軍隊不得佔住民房,4、戒嚴令不可以用於和平時期。


當時英國處於王權專制的統治型態,這些都是長期受壓制的貴族、宗教領袖、武士等特定上層階級起來向國王爭取的權利。但是,這些權利並非一般人民所能享有,只是特定身分與階級的特權。所以嚴格講,並非「全體英國人的權利」,只是「特定上層階級的利益」。


現代人權則是指18世紀末,以「美國獨立宣言」(1776年)及「法國人權宣言」(1789年)為起源,主張打破封建身分、階級體制,追求「所有的人」、「任何人」皆能普遍享有的人權發展史。

女性主義運動為爭取投票權走上街頭

但是,即使是現代人權裡所稱的「所有人」,在實際歷史過程中,特別是有關政治人權,婦女、種族或族群(如美國境內的黑人、紐澳的原住民),也都歷經充滿血淚辛酸的漫長人權運動史。

二、人權享有主體的擴充與全面化

現代人權發展,雖然已有二百多年的歷史,但過程中實際上仍有很多婦女、幼兒、少數族群、貧困弱者等,仍未享有人權保障。美國自1866年解放黑奴之後,黑人雖不再受奴役,但是其人權直到1960年代後逐漸在抵抗運動過程中才獲得保障。

其次,以女性爭取投票權來說,也是1840年從法國、英國和美國開始的運動,歷經血淚,直到1893年,首先是紐西蘭婦女開始擁有投票權,其次是芬蘭、娜威、丹麥婦女分別在1906年、1913年和1915年享有選舉權。法國、英國、美國反而是在隨後的好幾年才擁有。


由此可知,人權享有主體若由歷史觀察,主要有以下三個發展階段,1、特定身分的貴族上層階級;2、一般白人男性成年者;3、所有的人(包括婦女、兒童、有色人種)都成為人權享有主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