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自治組織之執行權─財稅權 – 台灣憲法學會

地方自治組織之執行權─財稅權

地方自治若無財政、稅收方面的自主權,則使地方受制於中央,自治成為形骸化。

污染地方,稅繳中央,正是長期來台灣中央政府否決地方自治的明顯事例之一

污染地方,稅繳中央,正是長期來台灣中央政府否定地方自治的明顯事例之一

台灣地方選舉候選人,常在競選時強調與中央關係,自稱可以為地方爭取更多補助,或中央政府官員到地方助選時,聲稱其支持人選當選後保證提供地方政府大量補助。

這種現象就是否定地方自治,使地方成為中央支配的對象,證明台灣根本沒有地方自治。地方自治要落實,必須保障地方自治組織擁有「自主財政權」。

一、地方財稅收入之類別

1、地方稅:依租稅法定主義,政府向國民徵稅,必須以法律明文規定。因此,一般在稅法中應規定,哪幾種稅應屬地方。

例如,房屋稅、營業稅、消費稅等應屬地方。原則上中央與地方稅收應以七對三的比例為基準來劃分。

2、地方性的手續費、證照費、登記費等。

3、地方自治組織自有財產之運用所得。

4、地方債:地方為從事各種建設,得規劃依其營利回收狀況,發行地方債從事各種開發建設。例如,發電廠、水庫、道路建設等。

二、地方財政自主原則

地方自治組織的財政收入,應以維持地方財政自主為原則。地方的支出依其性質,主要可以區分為以下三種。

1、人事、行政事務費等一般性經常支出。這是維持組織運作的基本支出,原則上應該全額自主支付。

2、中央委辦事務支出,應由中央全額支付。

3、地方性建設費用、政策、活動費用。

前兩部份,原則上無爭議。最後一部份涉及地方財稅收入是否足夠支付,及中央與該事項關連性如何,是否應共同分擔,或分擔比例如何等問題必須解決。

地方稅收若能佔國家稅收的三成左右,除一般性經常費用之外,應有足夠財力自主推動各種建設與活動,如此才能避免中央的過度干涉及介入地方事務。

再者,若該事項若與中央有密切關連,應依比例共同分擔支出。這是屬於中央與地方必須合作、協調的事項。

權力分立是以互相制衡取代對抗,同時也必須互相協調解決問題,絕不允許獨斷權力存在。

因此,中央若以優勢地位無視地方之請求,則地方可以期待司法的制衡,提起訴訟由司法做公正裁判。

同時,地方住民也得以積極的住民參與或住民運動,形成以直接民主「制衡」中央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