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自治之住民參與 – 台灣憲法學會

地方自治之住民參與

地方住民才是地方自治的主體,因此,沒有住民參與(Citizen participation)的地方自治,就不是地方自治。

各種地方自治組織的權限,都是來自住民所賦予。更重要的是,應該由住民擁有主導性的權限,成為自治的最終決定者。

高雄「哈瑪星」住民運動,成功搶救日治建築群免遭政府拆除的命運

高雄「哈瑪星」住民運動,成功搶救日治建築群免遭政府拆除的命運

地方自治要達到住民參與,一方面應在制度設計上,保障住民擁有法定的參與權利;另一方面則是住民自己要有自主意識,隨時以住民運動的方式熱心參與自治。

因此,住民的權利可由「住民參與」的概念來探討,而「住民參與」依其法性質之不同,可以區分為,「法定權利(制度化參與)」及「住民運動(制度外參與)」兩種型態。

一、 法定權利(制度化參與)

即以地方自治法等實體法,明文保障的住民參與的權力。主要包括如下;

1、參政權:地方自治組織的議員、首長,應由住民直接投票選舉產生。住民也擁有擔任公職及候選之權利。

2、請求權:有關地方法規之制定、修改、廢除,住民有請求權及最終決定權;住民亦有權要求解散議會或罷免首長。

3、住民投票:住民投票是地方自治的最高權限,與全國性國民投票有相同的意義,但屬經常可以運作的本質,使住民投票成為非常實際的權利。

住民投票主要有以下三種目的:
*針對地方議會制定之法規做最終決議,
*針對地方重大決議做判斷,
*針對國家所制定,只適用該地域的地方特別法,做同意與否之決定。例如,首都地域特別法、文化都市特別法。

4、住民監察:住民得對違法失職、貪污舞弊事件,要求追查及監督。

5、住民訴訟權:住民得對地方自治相關事件提起訴訟。

6、住民資訊權:住民有旁聽、舉辦公聽會、請願、請求資訊公開的權利。

7、住民社福權:地方公共設施使用、福利、保險等權益之享有權。

以上住民的「制度化參與」,一般又區分為兩大類,即「政治性權利」與「行政性權利」。前者指參政、請求、監察、訴訟等權利;後者指聽審、資訊公開、設施使用等行政權益之享有。

二、住民運動(制度外參與)

1、住民運動的意義

住民運動是指,地方住民自發性組織,並積極表現影響、改變地方事務的一種體制外活動。

住民運動並非地方自治制度化的住民參與型態,故又稱為「制度外參與」,本質上類似超憲法的國民主權(制憲權、抵抗權)。

住民運動因為是在人口及範圍適當的地方運作,實際上比起全國性的國民運動容易形成。若參與的住民佔有相當高比例及代表性,理論上即同時具備了「直接民主」、「主權者參與政治」、「住民自治的具體表現」。

因此,住民運動不論由理論與實際來看,都是一種結合「住民有權利參與」、「住民自發性參與」、「住民具體參與」等地方自治本質的運動,其合法性及正當性不容否定。

住民運動在「制度外」運作之後,自然形成進入「制度內」運作的結果,實際上是一種循環互動表裡一致的住民參與體系。

例如,住民運動在實力足夠之後,自然選擇以「住民投票」、「解散議會」、「罷免首長」等制度化參與來解決問題。

因此,「住民運動」與「法定住民權利」,實際上是「運動的制度化」及「制度的運動化」,兩者是不能切割的一整體。

如果沒有住民運動,則法定住民權利成為空洞化,反之,沒有法定權利配合,則住民運動亦較難達成其目標。

2、住民運動的三大功能

實現住民自治」:個別無組織的住民,經由運動的過程累積經驗,可以喚醒住民自主意識,願意共同站起來積極的主導地方自治。

監督自治組織:住民運動對自治組織會形成各種有形無形的壓力,監督自治組織防止腐敗的同時,亦可促進其執行效率。

保障住民權益:倘若住民權益已經被侵害,住民運動可以阻止侵害擴大或使侵害現象消失;倘若侵害尚未具體化,也可以經由住民運動預防侵害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