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何謂民主憲政記名投票,看看台灣議會黑箱賄選 – 台灣憲法學會

想想何謂民主憲政記名投票,看看台灣議會黑箱賄選

就在台灣各縣市議會進行議長選舉的前一天,日本國會(眾議院)24日也剛進行過正副議長選舉。當然,因為日本是內閣制,鎂光燈聚焦的,是同日進行的內閣閣揆(首相)選舉。

日本國會(眾議院)12月24日進行選舉,安倍晉三再度順利連任內閣總理大臣。

民主憲政國家的日本,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採取記名投票,而且一定是選票上寫出自己姓名與被選舉者姓名,經逐一點名,走到主持人面前公開亮票。

但是,在台灣,各大媒體極力吸引人民關注的,卻是斗大標題報導,檢察官警告議員「亮票」將移送法辦。

落實國民主權、權力分立、保障人權,是現代立憲主義的三大核心。除了公民投票的直間民主,即使是基於專業與效率,而不得不採取間接民主的議會民主制,也必須接受人民監督,嚴守議事公開原則。

因此,任何法律規定議會秘密投票、秘密審議,都是違憲無效。

議員在議會,是代表人民行使職權,議事公開是議會制民主主義的重要基礎,除了使國民可以隨時瞭解議員的活動及主張,保障國民知的權利之外,同時可以達到以下目的。

1、國民可以充分監督國會議員及國會動向,使國民主權原理落實。

2、關鍵時可形成輿論,影響國會運作,使國會決議與民意互動,結合成一整體3、透明化公開的國會,使議員一舉一動對外負責,成為下次選舉時投票之參考依據。

議員是代表人民在議會行使職權,憲法為保障議員無後顧之憂,已經特別給予各種特殊保障,包括議會特權或議會自律權,因此,更無保障秘密投票的必要。

形式上,日本的議長也是選舉產生,但不可能像台灣這樣激烈甚至慘烈的演出。通常會是政黨默契或協商之下,由第一大黨執政黨的資深議員出任,副議長則會選出在野第一大黨的資深議員。

更值得注意的是,正副議長皆須脫離黨派,不再隸屬於任何的黨派,不再參與任何的黨派活動,以達到公正處理議事,也就是「議事中立」的憲政要求。

回來看看台灣,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