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管誰要以死明志,你聽過「市民有權解散議會」嗎? – 台灣憲法學會

先別管誰要以死明志,你聽過「市民有權解散議會」嗎?

~~現代立憲主義之下,地方自治可以定義為,「國家為落實自治與分權的民主原理,必須保障各地方住民權利的各種制度」~~

民主憲政國家保障地方自治與住民參與權利,因此,地方議會在組織與運作,雖然跟國會(立法權)相似,但本質及地位卻有很大差異。

國會,是不得不採取間接民主的「國民代表機關」,有其優越地位;但是,在民主憲政保障地方自治與住民參與權利之下,地方議會代表住民的本質並非絕對,而受到憲法保障的住民權利,可以隨時取代議會權限。

287624_6

簡言之,在民主憲政國家,地方自治下的議會,基本上只是一種「議決機關」,並非「代表機關」,因此也沒有國會自律權(警察權)、免逮捕特權等,國會議員因為擁有代表國民地位的特殊保障。

此外,民主憲政國家的地方議會,政黨政治的運作常與中央不同,地方議會的政黨生態與本質,也常常未必跟中央有關,甚至發展出地方性政黨,或完全沒有政黨運作存在的型態。最鄰近可見的例子就是日本。

探討民主憲政國家規範地方自治,保障住民參與,主要可以用兩個憲法概念來說明,一、民主的基本原理始於「自治」;二、民主的運作原理始於「分權」。

民主的基本原理始於自治

民主政治的基本原理就是自治,自治就是使統治者與被統治者合而為一,因此,必須由被統治者來選擇決定統治者,形同自己決定如何管理自己,這就是自治(self-government)。

國民主權原理的發展與形成,就是使國民自己掌握國家最高權力。當然,在全國性政治體系下,無法實現直接民主的自治,而必須以代議政治居間運作。

民主的運作原理始於分權

民主政治的運作原理就是「分權」。唯有權力分立、互相制衡,才能防止權力集中及腐化。

例如,國家權力運作在橫向(水平)關係上的權力分立與制衡,主要表現在立法、行政、司法;此外,在縱向(垂直)關係上的權力分立與制衡,就是中央政府與地方自治。

此時,唯有地方自治組織,才能有足夠力量制衡中央政府的巨大權限。這就是以「分權」為理念所形成的地方自治。

憲法保障地方自治,必然應保障住民參與,因為地方住民才是地方自治的主體,各種地方自治組織的權限,也必須來自住民所賦予。沒有住民參與(Citizen participation)的地方自治,就不是地方自治。

更重要的是,住民擁有主導性的權限,成為自治的最終決定者。地方自治要達到住民參與的目的,一方面應在制度設計上,保障住民擁有法定的參與權利;另一方面,住民自己要有自主意識,隨時以住民運動的方式熱心參與自治。

因此,住民的權利可以由「住民參與」的概念來探討,而住民參與依性質的不同,可以區分為,「法定權利(制度化參與)」及「住民運動(制度外參與)」兩種型態。

所謂住民的「法定權利」,就是指根據地方自治法等實體法(例如,日本戰後制定的「地方自治法」),明文保障住民的權利。主要包括如下:

一、參政權

地方自治組織的議員、首長,應由住民直接投票選舉產生。住民也擁有擔任公職及候選之權利。

二、請求權

有關地方法規之制定、修改、廢除,住民有請求權及最終決定權;住民亦有權要求解散議會或罷免首長(日本地方自治法第五章第二節)。

三、住民投票

住民投票是地方自治的最高權限,與全國性國民投票有相同的意義,因為具有可以經常運作的本質,使住民投票成為非常實際的權利。主要有以下三種目的:

1、針對地方議會制定之法規做最終決議,

2、針對地方重大決議做判斷,

3、針對國家所制定,只適用該地域的地方特別法,做同意與否之決定。例如,首都地域特別法、文化都市特別法。

四、住民監察,住民得對自治團體機關的違法失職、貪污舞弊事件,要求追查及監督。

五、住民得對地方自治相關事件提起訴訟。

六、住民有旁聽、舉辦公聽會、請願、請求資訊公開的權利。

七、地方公共設施使用、福利、保險等權益之享有權。

以上住民的制度化參與,一般又區分為「政治性權利」與「行政性權利」。前者指參政、請求、監察、訴訟等權利,後者指聽審、資訊公開、設施使用等行政權益之享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