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P雙親vs連勝文!檢驗行政中立與平等原則 – 台灣憲法學會

柯P雙親vs連勝文!檢驗行政中立與平等原則

~~人類歷史證明,從來都不可能靠一部內容理想完美的憲法,或靠國民對民選政府的信賴,就能建立保障人權的民主憲政。無一例外的,任何民主憲政制度的運作與落實,都必須靠人民對政府的不斷質疑、嚴密監督,進而逐步建立。~~

10933985_10152516869507105_615837393258195898_n

台北市長選舉落幕,當選的無黨籍候選人雙親,卻為了多年前曾借一千萬元給兒子購屋,而遭到國稅局高規格(公文+約談+要求提供借據)的查稅,引發社會輿論的軒然大波。

雖然,國稅局提出「依法查稅」「有人檢舉」的兩項理由,但卻立即遭到周姓媒體人質疑,為何同樣檢舉了另一國民黨籍候選人更千百倍金額的涉嫌逃漏稅,國稅局卻沒有下文?

民主憲政國家,必然規範行政機關執行法律,或國家公務員執行公務時,都應受到憲法保障「平等原則」的拘束,不能因人、因事而採取不同對應或差別待遇。

換言之,民主憲政國家對於行政機關,雖然都會賦予自由裁量的空間,也就是所謂的「行政裁量權」,但是,一旦行政機關針對事實要件做出裁量,必須維持對同樣事實要件狀態者,一樣的裁量內容。

「裁量」雖屬行政機關得自由決定的對應或處分,但是當相同狀況的裁量結果,互相比較之下有差別時,則屬違反憲法保障的平等原則。在民主憲政國家,此時就會遭到國會(立法權),或受侵害當事人提起違憲訴訟(司法權)追究濫用裁量權的行政責任。

例如,在亞洲,堪稱唯一民主憲政運作成熟的國家日本,即使是戰後新憲法確立民主憲政體制之後,也曾經發生因為支持共產黨的企業及商家,遭到稅務機關的「特別查稅」,而引發社會輿論強烈抨擊,認為執政的自民黨,濫用行政權打壓異已(共產黨及其支持者)。

當時,日本共產黨即向法院提起「違憲審查」訴訟,最後法院裁判確定,該稅務調查為行政機關違反行政中立與平等原則的「違憲作為」。

法院判決的主要立論是,本案件中,稅務機關調查雖為「適法」(完全依法,且該法律內容亦合憲),但執行時,有客觀狀況足以顯示,稅務機關有明顯不合理的選擇特定對象,造成國民參與或支持特定團體的心理壓力,因而構成行政的違憲。

基本上,民主憲政國家要求行政機關遵守「平等原則」是全面性的,包括依法行政、行政中立、行政裁量,甚至公務員的所作所為。有關法律適用的平等方面,簡單說明如下:

一、法律已有規定事項,且事實要件符合,行政機關應依法執行。此時,若對A執行,對B不予執行;或是對A執行,對B則不依規定的方式執行(從輕),都涉及違反平等原則。(通常會被輿論認定是B有特權或利益關說的結果)

二、法律已有規定事項,且有事實要件發生,但行政機關原則上並未執行。但是卻特別針對A執行,則違反平等原則。(通常會被輿論認為執政者打壓異已A)。

10926289_708852659231676_4381764596317797569_o

誠然,要求行政作用符合平等原則,在判斷方面涉及各種複雜的因素。事實上,各種法律的執行,都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此時若一一的認定違反平等原則無效,必然會因而產生困擾。

例如,取締違規停車,因為警力有限,根本不可能百分之百檢舉取締;又如違建的拆除也是不可能全部執行,若一概引申為違反平等原則也未必妥當。

因此,一般民主憲政國家的判定標準即在於,客觀上是否足以顯示,行政機關的執法,明顯不合理的選擇特定對象,並造成特定對象及其同類族群的心理壓力(亦即所謂的「寒蟬效應」),即構成行政的違憲。

柯市長雙親的遭遇,之所以引發許多人的驚慌與憤怒,即在於台灣社會對此事件的客觀認知,就是這樣的「政治清算」,不會僅止於這兩位老人家,而是不知道何時會輪到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