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台灣,就算認同中國也沒資格「修改」中華民國憲法? – 台灣憲法學會

為什麼在台灣,就算認同中國也沒資格「修改」中華民國憲法?

何謂憲法?在台灣,學校考試抑或公務員考試,大家都會寫「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憲法是人民權利的保證書」。當然,這也是通行全世界憲法學的標準答案。

但是,為什麼在台灣,即使你是所謂的統派,也沒有資格修改「中華民國憲法」?又為什麼,如果你是所謂的台派、獨派,在沒有建立國家、制定新憲法之前,何來憲法可改?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具有基本性、最高性與界限性的特質,即使是內部發生獨立革命或對外戰爭,造成小部份領土與人民的變化,憲法都不可能離開原始主要領土內參與制憲的人民,而被另一個不同領土的人民進行「修改」。

鄭南榕創辦自由時代雜誌

鄭南榕創辦自由時代雜誌

更進一步來說,就憲法學理,由包括中國領土境內人民所制定產生的「中華民國憲法」,在台灣,即使是仍然堅持認同中國的統派,也沒有修改這部憲法的資格。若台灣的朝野政黨與人民,有意改革政治體制與政府組織運作,唯有制憲一途。

因為,1946年在中國領土內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保障與規範的對象,就是中國人民(權利)與政府組織(運作)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

但是,1949年共產黨推翻國民黨政權,建立新中國政府,並在1954年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這部舊的「中華民國憲法」,無論是政治現實,還是憲法學理,就已自動被廢棄,變成中國政治史的歷史文件。

何以致此?因為憲法學理,雖然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產生進步的內涵,例如,自由人權、權力分立,法治主義等,變化的是國家政府(統治者)與人民(被統治者)之間的關係,但國家與人民的一體性與一致性,仍然是不變的。

新國家必然制定新憲法,但是,制定新憲法,未必成立新國家。

以中國來說,除了1946年的中華民國憲法,中國共產黨自1949年建立政府之後,隨後在1954年制定憲法(又稱「社會主義過渡型憲法」共4章106條)。

接著,中國共產黨政權還不斷的制定新憲法,包括1975年的第二次制憲(又稱「文革型憲法」共30條);1978年的第三次制憲(又稱「追求現代化政策的摸索型憲法」共4章60條)。

中國現行憲法則是1982年12月由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所通過的第四次制憲(又稱「現代化推動型憲法」共4章138條),這部憲法在1988年、1993年、1999年、及2004年又歷經共四次修改。

過去,國民黨政權勉強解釋為,這是中國人民受北京政權壓制與欺騙而非法的制憲,是短暫的,但也清楚這部在中國制定的憲法,無法適用在台灣與人民,不得不聲稱以「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凍結中華民國憲法,等將來反攻大陸之後,再將「好好保存」的中華民國憲法帶回中國實施。

事實上,國民黨再怎麼聲稱完整保存過去中國人民所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事實上也不可能使這部憲法死而復生,或否認其被廢棄的事實。

任何一部憲法都必須有生命力,唯有與賦予其生命力的「憲法制定權力」(國民)同時並存的憲法,才有實質的意義,才是活著的憲法。

這是一個有生命的意思主體,不斷的對憲法加以解釋、形成判例而注入生命力,使憲法有適用與運作的空間,同時有所成長且維持效力,這才能證明憲法的實際存在。

每一次中國制定新憲法,都是再一次否定過去的舊憲法。這一部國民黨所謂的「法統」憲法,由學理與現實上的各種角度來說,都無法再稱為「中國」的憲法。

更何況,目前的國民黨政權,早已宣佈放棄戡亂,承認北京政權的合法統治,接納中國人民已制定新憲法的事實。

過去,國民黨政權再怎麼用盡方法、手段,不動原條文或一機關兩階段的所謂「修憲」,把原來中華民國憲法中的條文保存下來,再增補一些強化既得權益的條文附在後面。

但是,依憲法學理,這樣一部憲法,已經是由「新」憲法制定權力(不同的國民)所制定的「新」憲法。

雖然其中拼湊了中國人民已廢棄的1946年中華民國憲法條文,但是,這樣的憲法已經不能解釋為,是由原憲法制定權力的中國人民,所行使的修憲權。

這部「所謂」中華民國增修條文的憲法,已經與中國及其憲法制定權力完全無關,所以也無法硬拗說是延續下來的法統。

這個法理,老一輩的國民黨憲法學者都很清楚,他們了解中華民國憲法的憲法制定權力在中國,敗退到台灣的國民黨政權與台灣人民,並不存在這部憲法的修憲權力。

因此,過去兩蔣時代的國民黨政權,每每感到政治運作扞格而欲進行「修憲」時,這些學者都一再強調,中華民國憲法「一、個、字、都、不、可、以、改」。

就是因為,在台灣的國民黨政權與台灣人民,並不擁有這部憲法的「憲法制定權力」,進而也不存在修憲的權力,如果在台灣進行否定中國人民「憲法制定權力」的修憲,將使這部憲法的名實都中斷。

台灣在90年代以來的所謂「修憲」,事實上都嚴重違反憲法原理,淪為憲法學界的笑柄。

台灣不能再以修憲的方式,維持中華民國憲法法統。台灣要成為主權國家,建立憲法新秩序,唯有使用制憲方式。

台灣也不能以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方式制憲,台灣必須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以新國家型態制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