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僵屍憲法,台灣應制定符合普世價值的新憲法 – 台灣憲法學會

拒絕僵屍憲法,台灣應制定符合普世價值的新憲法

如果要用「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來說明什麼是台灣的憲法?基本上包括兩個階段,一是外來政權強加的「動員戡亂臨時條款」;二是內部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

那麼,中華民國憲法呢?很遺憾,當這部憲法離開了中國,而中國又陸續制定了四部新憲法,這舊的中國憲法(中華民國憲法),就已自動被廢棄,變成中國政治史的歷史文件。

1416309505145

1946年在中國制定,也從來未曾在台灣實施的中華民國憲法,在歷經台灣民主化過程後,卻沒有安安靜靜的歸屬歷史文件,甚至到今天,還煞有其事被執政的國民黨奉為「國家根本大法」,就不只是歷史文件,而是僵屍憲法了。

台灣人民歷經民主抗爭運動,絕對不是只要一個「國家的根本大法」,更重要的,是「人民權利保證書」。所謂「增修條文」不僅形同緊抱僵屍憲法,同時內容也不符合現代立憲主義之下的權力分立制衡原理。

在此,謹以憲法學理有關「傳統意義的憲法」及「現代立憲主義的憲法」,說明所謂中華民國憲法及增修條文,早已不符憲法學理,更不符國際潮流的普世價值。

傳統(固有)意義的憲法vs現代(立憲)意義的憲法

人類歷史開始出現國家的統治組織,就必然有權力作用的基本體制,例如傳統古老的國家,古代羅馬帝國、希臘城邦國、蒙古大帝國等,都有它的權力運作型態與基本統治架構存在,這就是「傳統意義的憲法」(國家的根本法)。

「憲法」的最原始意義,就是國家權力作用的基本法制度,更進一步具體來說,就是國家實行統治的組織型態及體制,國家權力運作的基本規範,因此,又稱傳統意義的憲法(或固有意義的憲法)。

相對的,所謂現代意義(Constitutionalism)的憲法,就是指以現代立憲主義(或稱憲政主義)理論為基礎,保障人權為目的,所架構而成的國家統治制度與基本運作規範。因此,內容必然包括國民主權、權力分立、法治主義、保障人權等立憲主義基本原理。

由歷史演變亦可說明,現代立憲意義的憲法,是為了排除傳統國家權力被濫用及壓制人權,確保個人的生命、自由、財產及幸福,而發展形成的憲法原理。

因此,一樣都是有憲法的國家,為什麼當今中國、北韓等國家的憲法,或二次大戰前,君主立憲國家的憲法(如日本明治憲法),都只能說是傳統意義的憲法。

唯有內容與實際運作,都追求國民主權、權力分立、保障人權,才是符合現代意義的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