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併吞必須制憲建國!從先烈孤寂到人民覺醒──薛化元 – 台灣憲法學會

反併吞必須制憲建國!從先烈孤寂到人民覺醒──薛化元

隨著這次地方選舉國民黨遭到空前未見的大敗,調整台灣憲政體制的呼聲再起。對於台灣的長久發展而言,憲政體制的調整,有兩個不同層次的意義:

一、國家內部如何強化人權保障,建構權力分立的政府體制?

二、如何在落實民主之後,對外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正常國家?

maxresdefault

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薛化元

相較於1980年代末期以來的憲政改革訴求,後者在目前這個「憲政時刻」似乎受到了不應有的冷落。

台灣如果不能在國際上成為主權獨立的正常國家,國家的定位問題勢必無法解決。基於前述的認知,本文打算從後者立論。

「一中」架構與台灣的危機

長期以來,台灣的國家認同就是一個嚴重的內部問題,而此一問題往往與對於台灣現實的國家地位及其危機有關。

原本在國民黨長期的強人威權體制宰制下,台灣內部要求作為獨立於中國之外的主權國家的呼聲遭到壓制。

連國民黨體制內認識到國家生存危機的專業外交官葉公超,提出反對一個中國政策,要求兩個中國,以及主張改國號來爭取國際生存空間的務實改革也遭到消音。

但是,我們回頭檢視1971年聯合國第2758號的決議案,決議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如果主張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就要思考台灣主體性與中華民國的釐清問題。

雷震在1971年聯合國決議案通過之際,就已提出警告指出,國際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中國,如果沒有辦法改變一個中國的內戰結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可以宣稱,因為繼承中華民國成為中國的代表,所以可以合法擁有台灣,也就是說台灣是中國內戰結構下,未解決的歷史問題。

這當然是台灣嚴重的生存危機!就此而言,如何脫離中國內戰架構,成為正常國家,是台灣成為正常國家關鍵的一步。

李登輝總統任內,曾經試圖透過中華民國的憲政架構解決此一問題:宣布終止動員戡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成功。

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也願意接受革命建國動作已經完成,放棄完全繼承中華民國,問題就可以完全解決。

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中國內戰的結構,一定要徹底終結中華民國。如此一來,要真正脫離「一中」架構,就一定要思考台灣和中華民國的關係該如何處理。

這也是包括李前總統在內,在2000年以後強調台灣必須制憲正名,成為主權獨立的正常國家的原因。

制憲正名與脫中國內戰架構

換言之,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中國內戰勝利者的身分,要求完全繼承中華民國,進而領有台灣;而國際上又已經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為中國唯一合法的代表,如何解構「一中」架構,成為台灣生存的關鍵。

因此,當年雷震就主張成立一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中華台灣民主國」,這不是一國兩府,也不是一個中國兩個代表權。

雷震強調:透過國民主權,行使憲法制定權,建立一個新的主權國家。制憲正名與台灣要成為獨立的正常國家的關係就在於此,制憲的過程代表國民總意志的展現,可以決定是否要成為一個新的國家。

而雷震要成立中華台灣民主國,不是只換招牌,制憲正名也不只是換招牌而已,只換招牌,仍然繼承了中華民國,中國內戰結構不會因此而解構,台灣作為主權國家的論理也未能完備。

進一步說,如果將制憲正名與脫離中國內戰結構作整體考量,關係到台灣在法理上,如何建構一個免於被中國併吞的國際法基礎。

因此,台灣人民絕對要行使國民主權,明確表達要建立一個獨立於中國之外主權國家的意志,才能具足「宣示」和「實際上擁有」主權這兩項國家的要件,台灣才能成為獨立於中國之外的主權國家。

反之,如果只是強調憲政體制的調整,則仍然只是台灣內部民主深化的範疇,縱使制定一部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也無法使台灣完全脫離中國內戰的架構,台灣也無法成為正常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