繫上黃絲帶!華航飛安的溫暖力量與勞工尊嚴 – 台灣憲法學會

繫上黃絲帶!華航飛安的溫暖力量與勞工尊嚴

民主憲政國家保障「勞工基本權」──團結權、交涉權、爭議(罷工等)權,是為了使居於劣勢的勞工,能夠藉由團結提升實力,達到跟資本家(雇用者)處於對等地位,平等協調雙方關係的人權保障。

LN04_005

飛航的安全,必須靠機師與空服員充分發揮專業,以及安心愉快的工作環境!

關於華航工會抗議董監事自肥,不公平苛刻勞方的年終獎金一事,基本上,華航的財務實情,只有華航勞資雙方當事人最能了解,年終該如何合理發放,也應由勞資雙方立於平等的地位進行團體協商。

但是,華航工會和平理性的抗議訴求,竟遭到資方懲罰工會幹部─資深機師被停止勞務。很明顯,這就是恐嚇、打壓與弱化工會團結的侵權行為。

如此行徑,在民主憲政國家,必然構成侵害勞動基本權─團結權的違憲行為。事實上,依照台灣現行工會法第35條的規定,華航資方也已構成所謂「不當勞動行為」的違法事實。

很遺憾,我們看不到政府負起依法行政,公平保障勞工的國家責任,只看到仗義的旅客,在華航客機裡,力抗座艙長的「五度關切」,堅持綁上黃絲帶聲援華航工會。

儘管,效忠華航董監事利益的座艙長,強力要求旅客收起黃絲帶,是以所謂的「影響空服員情緒」的理由,但是,當實情是空服員依工會決議繫上的黃絲帶,都遭到座艙長強行扯掉的委屈之下,相信,旅客的見義勇為,才正是平撫華航員工情緒,感受不孤單,以及提昇飛安的溫暖力量。

回顧人權歷史的發展,勞工意識的覺醒,始終都是充滿血淚的漫漫長路。例如,雖然工業革命促使專制封建體制的瓦解,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成為少數資本家所雇用的勞工。

勞雇關係在形式上,看似各別擁有雇用與被雇用的自由,現實上,由於雙方在經濟實力的差距,以及勞雇關係的從屬性,使得資方在廣大勞動市場上,掌握予取予求的的絕對主導權,個別勞工根本無法「平等」要求合理的待遇與勞動條件。

過去在歐美各國,這種失去對等、均衡的「勞雇關係」,造成勞工待遇及工作條件的日益惡化,資本家與勞動者的生存條件差距持續擴大,貧富懸殊、治安惡化、社會對立與矛盾,自然層出不窮。

基於這些慘痛教訓,民主憲政的發展,進入為了避免激烈的階級對立,國家權力必須適度介入勞雇關係的階段,現代人權體系必須保障勞工基本權,讓勞雇關係進入「實質平等」,才能真正落實自由與平等的人權保障。

勞工基本權包括保障勞工團結權、團體交涉權、爭議權,因此,一般又稱為勞工三權。勞工三權是一個整體的權利,以落實勞資對等交涉的團體交涉權為核心,希望勞工藉由和諧理性的與雇用者交涉,合理解決雙方的矛盾與對立。 

然而,「對等交涉」之前,若沒有勞工團結權為基礎,單以個別勞工的力量,根本無法實現勞資對等交涉,更遑論集體罷工的實力抗爭。

換句話說,如果資方可以任意侵害勞工團結,例如,以不加入工會做為雇用條件,或對工會幹部加以懲罰性待遇,進而達到瓦解、弱化工會,所謂的團體交涉權、罷工權,根本都只是虛無的名詞而已。

資方如有這些企圖弱化、打壓工會的行徑,在民主憲政國家,就構成侵害勞工基本權的違憲或違法行為,必然遭到國家權力的介入禁止與法律追究。

形式上,台灣的工會法第35條,基本上就是要保障勞工的團結權不受侵害,但是,實質上呢?

台灣的勞工向來善良,少有團體交涉,更遑論激烈的罷工行動。華航此次勞資糾紛,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