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佔公署?國家機關並非私人財產 – 台灣憲法學會

強佔公署?國家機關並非私人財產

去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期間,常常公開表示不會干預司法的馬英九總統,卻在透過會見外賓的場合,公開表示將追究學生「毀損公物」、「強佔公署」及「妨害公務」等三罪。

馬先生以總統的身份,這段公開談話,是否涉及違憲指揮辦案,相信社會自有公評與判斷。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所謂的「強佔公署」,立即遭到姚立明教授嚴詞批判,指是「活在戒嚴時代的馬總統」。

姚教授指出,台灣現行法律中,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強佔公署罪」。只有在已經廢除的動員戡亂懲治盗匪條例裡,才有唯一死刑的「強佔公署罪」。

如果,馬先生真的這麼在乎強佔公署罪,那麼,更應該優先偵辦與恢復的,當然是目前還被中國共產黨強佔中的「南京總統府」吧。

佔領總統府

1949年中國共產黨「強佔」南京總統府實況。

事實上,民主憲政國家必然有侵入(佔)民宅罪,但不會有「強佔公署罪」。

因為,現代立憲政主義之下,國家的存在意義,就是保障人民的自由、財產等基本人權。因此,國家有義務行使公權力,保護人民的財產權與居住權,包括制定法律預防,或依法執行公權力,排除違法侵權行為。

此外,即使是國家行使公權力,必須進入民宅進行逮捕或偵查,也必須基於合法的程序。

但是,民主憲政國家不會有所謂的强佔公署罪,是因為國民主權之下,所有公署都是國家的財產,也是所有國民的財產,不是任何統治者的私人財產。

換言之,所謂的「佔領公署」,並沒有任何私人財產受到侵害,更沒有具體的受害當事人。例如立法院長王金平、行政院長江宜樺,都沒有任何具體私人利益的損失。

12581106

目前,中國南京掛著五星旗的「總統府」,已是觀光客眼中的歷史古蹟。

因此,姑不論革命或抵抗權的層次,不會有所謂的佔領公署罪。基本上,民主憲政秩序之下,群眾抗議的對象,幾乎都是政府機關,當擁有優勢人力物力的政府機關,面對手無寸鐵的人民,還會發生「被佔領」的狀況,可見群情激憤的指數已達革命的臨界點。

此時,被抗議的政府機關,除非是專制獨裁國家,一般正常民主憲政國家,即使被抗議的政府機關,不肯反省政策是否嚴重違反民意,民意輿論也會有所公評與判斷,促使政府反省檢討與調整政策。

作者:許慶雄(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淡江大學國際學院亞洲研究所日本組教授)

2012年12月11日,美國密西根,抗議群眾佔領州議會大廈的圓形大廳。圖片來源:BILL PUGLIANO/東方IC

2012年12月11日,美國密西根,抗議群眾佔領州議會大廈的圓形大廳。圖片來源:BILL PUGLIANO/東方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