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佔公署?跟你說劉政池跟不當黨產的結果 – 台灣憲法學會

侵佔公署?跟你說劉政池跟不當黨產的結果

~~憲法保障人民集會自由之下,群眾抗議的對象,幾乎都是政府機關。當擁有優勢人力物力的政府機關,面對手無寸鐵的人民,還會發生「被佔領」的狀況,可見群情激憤的指數已達革命的臨界點。~~

b16ce976-ef40-4195-a37c-a37c8ae9221f

國家權力對待同樣是重大群眾運動的太陽花學運與紅衫軍,由於客觀上明顯出現巨大差別待遇,引發社會嘩然。但也有反太陽花之一方,力舉突顯紅衫軍並未強佔公署。

好巧不巧,就在此時,法院審理劉政池侵佔國土案件判決結果,侵佔部份無罪,違反「水土保持」重判兩年半。

事實上,過去台灣司法審理所謂侵佔國有土地或財產,無論是全國最強而有力的侵佔者「國民黨」,抑或一般平民佔用國土種植植物,當國有財產局勝訴時,也只是追回國有財產,以及只對一般平民追索佔用期間的「不當得利」賠償。

過去媒體報導,幾件司法成功追討國民黨侵佔國有財產的案例,社會大眾在歡天喜地之餘,從來沒有發現,沒有任何一個國民黨員,或者公務員,負有任何的刑責嗎?

確實,國民黨的侵佔,沒有刑事責任,可以理解,但是,不必比照一般平民,被追討不當得利,才是最大的問題。

民主憲政國家定義的侵權行為,指的一定是對人權的侵害(人身、自由、財產、尊嚴),因此,國家負有不得侵害的義務,以及必須保障人民財產權、居住權的責任之下,必然要制定相關的刑法規定,預防、排除與懲罰所謂的侵入(佔)民宅罪。

但是,民主憲政國家在刑法上,很難有所謂的强佔公署罪,是因為國民主權之下,所有公署都是國家的財產,不是任何統治者的私人財產,很難構成所謂的「侵權」要件。

以太陽花學運來說,所謂的「佔領公署」,並沒有任何私人財產受到侵害,更沒有具體的受害當事人。例如立法院長王金平、行政院長江宜樺,都沒有任何具體私人利益的損失。

國家權力機關對所有公署、國土的安全維持與保護,憑藉的是先進的保全設備,以及龐大公務員體系的依法行政,包括強大的國安體系依法保護總統安全,強大的警力保護五院,以及充分的保全保護一般公家機關。

這也就是為什麼,台灣在廢除違憲的「動員勘亂懲治盗匪條例」後,現行的法律中,已經找不到馬英九總統指定偵辦的「強佔公署罪」。

如果,馬先生這麼在乎強佔公署罪,那麼,更應該優先偵辦與恢復的,當然是目前還被中國共產黨強佔中的「南京總統府」。甚至當前還有許許多多遭到國民黨非法侵佔的國土與財產。

佔領總統府

1949年中國共產黨佔領南京總統府實況

民主憲政國家,在憲法保障人民集會自由之下,群眾抗議的對象,幾乎都是政府機關,當擁有優勢人力物力的政府機關,面對手無寸鐵的人民,還會發生「被佔領」的狀況,可見群情激憤的指數已達革命的臨界點。

此時,被抗議的政府機關,除非是專制獨裁國家,否則,一般正常民主憲政國家,無論是執政黨、在野黨,還是社會大眾,都會共同深思、反省、檢討,為什麼會有如此眾多的群眾,願意採取如此激烈的行動,表達他們的疑慮與反對,進而共同討論與調整政策。

作者:許慶雄(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淡江大學國際學院亞洲研究所日本組教授)

2012年12月11日,美國密西根,抗議群眾佔領州議會大廈的圓形大廳。圖片來源:BILL PUGLIANO/東方IC

2012年12月11日,美國密西根,抗議群眾佔領州議會大廈的圓形大廳。圖片來源:BILL PUGLIANO/東方IC